查看更多

百鸟归林

《葬礼(复健向)》【双雄】

“我亲手埋葬了过去的自己,来迎接重生后的你。”

“那是独属于我们的葬礼。”

》欢迎收看智障写文系列

》语言不通,逻辑零分,严重OOC

》是糖,放心

》这是一个刚刚经历涅槃的伽罗x一个抛弃过去重新开始的小心的故事

 

 

00.

有人说,人的一生会死亡三次。第一次是断气的那一刻,从生物学角度来说的死亡,你的身体进入了死亡状态;第二次是举行葬礼的时候,这一刻你的所有的亲人朋友,都意识到了你已经死去的现实;而第三次是这世界最后一个不愿意你已经死去的人相信你已经消失,这一刻,才是你迎来了真正的死亡。 

 

从此,你在这个世界上活着的事实,就被消抹干净了。

 

有时候伽罗看见这段文字的时候真的在想,那,我算什么呢。

 

01.

 

星星球的夏日在伽罗眼里总显得不是特别热,或许是他机器人的身体让他感受不到人类才能感受的高温酷暑,尽管电视上的天气预报打着那刺眼的高温预警,外面的蝉叫声叫的那么凄惨,阳光炙热地灼烤仿佛在路人眼里把世界都扭曲了,然而小心的房间里却紧紧关着房门,与外面客厅被花心调到19度空调所带来的凉快空气相隔开来,窗帘也没有拒绝阳光的袭入,只有一台小小的风扇运作着。这里被他们关成一个独属他们自己的空间。

 

现在伽罗正穿着黑色短袖抱着一个切了一半的西瓜坐在小心房间里,头上的电扇嗡嗡作响——这大概也是房间里唯一的声音来源——他活脱脱像个暑假放假宅在家没事做的学生,趁着家中无人好好忙里偷闲一下——事实上是这样的,家中的五个超人都出去上学了,就连家里蹲的真·宅男宅博士也因为工作要离开,而博士以“伽罗最近太忙让他好好休息休息”的理由把他扔在了家里——美称为休息,实为看家。

 

他把自己关在小心的房间里面,伽罗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待在明明不是自己的房间里——这个小小的空间几乎就是他在宅家生活的全部,包括里面的人,里面的物。小心的房间,包括五个超人的房间都在他离开的那段时间翻新过了,买的新的更大更舒适的床铺,刷了更符合他们颜色的壁纸,添加了关于他们更多兴趣的物品,他差点在第一时间没有认出这是他从前生活了好几年的地方。

 

小心告诉他宅博士在不久就前就想翻新他们的房间,不知道是为了更加舒适的生活还是什么别的目的,伽罗只是觉得这家人太有钱了。

 

那应该是新的开始。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忽然冒出这句话,在另一方面他的潜意识可能在回避一些东西。

 

这是小心他们寻求逃避,也是坚强的表现——离开伽罗,重新开始一切的表现。

 

想到这伽罗拿起了一旁扇子摇动了几下,随手擦掉他头上留下了不存在的汗滴。这样的日子使他觉得清闲自在,却又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伽罗寻思着应该做些什么——自从他回到宅家已经过了一段时日,在这段时间里他分担了一些从前宅博士的工作:做家务、照顾超人。这是他在曾经永远也不会做的事情。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似乎宅家已经变了,五个超人长大了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他们创建了一个热线以便可以第一时间赶去救人,小心也变得很少再随身带着他,更多的是让他在家里帮宅博士的忙——超人们长大了,特别是小心,好像变得不再需要他了一般。

唯一没有变化的,大概也只有他们守护星星球的任务了。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呢?

 

大概是在他死去的那一刻开始,名为“命运”的齿轮便发生了转动。

 

这样的变化让他措手不及,却又是显得那么自然而来——他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如果不是那场危机,说不定自己依旧在碎片星上安然养伤,或是永远都是灵魂的形态直到自己再次消亡。是上帝眷顾他,让他实体化,再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变化只不过是一种还未适应他突然出现的产物,现在的伽罗就是刚刚经历涅槃的凤凰,刚刚下凡的天堂访客,一副还未卸下羽翼的样子。

 

伽罗感到迷茫,他起身打开了那扇关闭许久的房门,他想要做些什么,又开始疑惑自己究竟要做什么。

 

他需要有人来告诉他。

 

就像他刚刚来到星星球的时候,被小心拯救了那样。

 

02.

 

所有人都还记得那场葬礼。

 

那是伽罗牺牲之后不久的事情,星星球广场建起了一个巨大的伽罗的雕像。星星球的人们——包括很多有名人都在下面为这名英雄哀悼。整个广场寂静无声,唯一发出声音的,大概也只有一些人的抽泣声,随后他们走上前去为伽罗先上纯白的花束,寄托哀思。

 

所谓葬礼,就是宣布逝者已经消失在世界上的事实。伽罗生前没有亲人,要说有些什么,大概也只有小心和阿卡斯了——可是这两个和伽罗有重要关系的人此时此刻却缺席了这场盛大的追思会。

 

可是当超人们问起小心去哪里了的时候,宅博士只是垂下眸子告诉他们,小心也在参加葬礼,只不过,那是只属于他们的葬礼。

 

 

03.

 

时间对于他们这种机器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尽管来到这个星球上已经过了好些年,但他们的样子还是像一个个未经世俗感染的少年少女一样,大概时间在他们身上留下的,也只有他们内部芯片所储存的记忆的增加。

 

如果要说到小心的时间,他的时间似乎在伽罗牺牲的那个白天停下了,以至于他在房间里面关了三天三夜直到花心破门而出把他拖出来那一刻他才意识到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他宁愿所有的记忆都在那个三月二十一日的大爆炸之前停下记录。

 

大概过了一星期以后,大家惊讶的发现小心恢复了——日常的开始打怪兽,上学,休息,和其余的人玩闹,他们不知道这是表面功夫还是什么,只是庆幸那个坚毅小心终于回来了。除了在半夜看见小心在自己房间里面偷偷哭泣的宅博士。

 

他们在开心的同时也发现那个从前小心其实并没有完全的回来——小心开始变得更加少的说话,并且再也没有拿起过心爱的魔方。

 

一切的转机都出现在那个新年,他们找到了伽罗留下的最后的礼物。

 

随后小心找宅博士用毛笔写了一个大大的“忍”字,挂在了房间里,他们看见小心又拿起了魔方,又开始与他们一起欢笑了。

 

回想起那段日子,总觉得格外的艰辛。

 

小心的回忆在自己的脑袋里面翻滚,直到开心大喊道他的名字才把他拽回现实。他发现自己正站在星星球的广场上,在他的面前,是那个伟大的英雄的雕像——他那最亲爱的拍档。他手上拽着的快要融化的冷饮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赶紧回家的事实,而他却抬起头,有些呆滞的看着雕像。

 

不得不说雕像做的十分精巧,把伽罗的神韵刻画的淋漓尽致。几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个雕像还被保护的很好,就像是昨日刚刚新雕的一般——如果无视下面盛满了枯萎的白花的石板的话。明明已经过去了很久,却依旧有人还在献花。

 

虽然这个雕像非常逼真,但小心还是有着想要毁了这段承载了他不好记忆的东西的冲动——毕竟已经不需要了。

 

“小心,回家了!”身后的呐喊声越来越不耐烦,他只得转过头不再理会高大的雕像。

 

回家了。

一切都结束了。

 

他对自己小声说着。

 

04.

 

小心还记得那场葬礼。

 

黑夜下的山顶格外的静谧,点亮黑暗的,是那墓碑上散发着与他主人一样莹蓝色能量炎的闪闪荧光。

 

众所周知小心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可是这时候还依旧独来独往这就看似很不符合人情味了。

 

“你不去真的可以吗?”身旁的阿卡斯问道,边说边将手上的花放在石碑上,“毕竟那家伙……也没有什么亲近的人了。”

 

那名几乎快和黑夜融为一体的少年没有开口,他那紫色深邃像宝石的眼只是静静看着石碑,手上的白色花束也没有动静。

 

这一切的安静极了。

 

阿卡斯知道他们两个——伽罗与小心——的个性,这样的寂静总是独属于他们之间特殊的交流方式,那是一个孤独的灵魂与另一个孤独的灵魂所摩擦闪耀出的火花。作为伽罗多年的战友,他知道什么场合应该做什么,他甚至可以脑补出如果那家伙现在还在世上,会有怎么样有趣的反应。

 

“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

 

朋友离去的痛苦他很清楚,他也很悲伤,然而他觉得世界上比他更痛苦的人就在他面前。

 

那一场无声的葬礼。

只属于他们的葬礼。

 

05.

 

“小心,你回来了?”

 

在伽罗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他看见了熟悉的身影,他停下动作,笑着和来人打招呼:“欢迎回来。”

 

“嗯。”小心轻哼一声,将身上的东西放在桌上,伽罗的脚又退了一步踩回小心的房间的地板上:“有什么事情吗,你看起来闷闷不乐的……好吧你平时也那样。”为了缓解气氛他试图开了一个冷笑话,但毫无波动的空气告诉他这个效果并不怎么样。

 

“伽罗。”小心说道,“陪我出去一趟。”

06.

 

小心为了走出阴影做出了很多。他有一段时间将屋里所有的魔方都销毁个干净,他在笔记本上虚构了他消失的故事,他躲在房间里哭泣,他不愿意再别人面前露出自己的软弱。冷酷是他最好的面具。

 

他不断对自己说,你还记得吗,你是坚毅。

 

一切戛然而止在他看见伽罗再次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他面前,他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戏剧化,小心也同时不愿让伽罗看见自己这样狼狈的样子——于是他健身,不断磨练技能,不断变得强大,就为了可以再次与他并肩作战。

 

他想要守护伽罗,而不是再次被他守护。

 

他抛弃了过去的自己,只为了迎接重生后的他。

 

 

07.

 

伽罗还记得那场“葬礼”。

 

天气很好,没有下雨,夕阳悬在天边,染红了半边。大街上的人稀稀落落,每个人都快步走向回家的路上。而小心和伽罗这时候的到来就像一个石子扔向了平静的湖面,掀起看不见的涟漪。

 

小心带着他慢慢走向那个和他长得丝毫不差,或者说更加英勇的石像面前,伽罗忽然感到惊讶,他的眼睛紧紧盯在小心的身上——多年的默契让他毫无悬念地感受到了这名冷酷的少年身上罕见的感情波动。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意义吗?

 

他抬头仰望。他还记得自己是灵魂形态的时候,阿奇和他来到过这里——伽罗那时候还是第一次知道星星球人为他建造了这样的一座雕塑,是那么的宏伟,配得上“英雄”这个称号。也是在那里,他第一次听见了从小心口中,发出“伽罗他已经牺牲了”的话语。伽罗从未见过小心的嘶吼,也没有听过他的颤音,他似乎可以从那短短的一句话里听到自从他消失以后,小心经历过的全部全部。

 

他的目光注视着雕像。他不知道该看哪里,只是没有目的的游走在上面。

 

直到小心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朵洁白的花,把它轻轻放在下面专门用来放东西的石板上——在那里堆满了从前人们留下的各种东西,更多的,还是已经枯萎的花。他这时候或许应该庆幸还有人记得他,还愿意为这个本不属于这里的英雄献上寄托,可是这还不是时候。

 

“小心……?”他有些不解的看着小心奇怪的举动。

“结束了,伽罗。”他听见少年的声音,小心没有回头,这句话似乎更像是在对自己说话。

 

伽罗总觉得这样的气氛在哪里应该出现。

 

啊,是参加葬礼的时候啊。他醒悟过来。

 

没有人死去,在那里哀悼,埋葬的,是过去的他们——那个还未走出阴影,弱小的自己。

 

伽罗走上前去,那朵新鲜美丽的白花在别的已经干枯的花上面是那么的刺眼。

 

那是一场葬礼。

为了埋葬过去的葬礼。

 

 

08.

 

如果有人问小心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他肯定会回答他没有识破凯撒的诡计,没有阻止伽罗的自爆,而是眼睁睁的看着伽罗自爆。

 

“那你后悔与他相遇吗?”

 

小心摸着他胸前本不存在心跳的机械石,笑着回答:“不后悔。”

 

09.

 

伽罗伸出手,夕阳染红了他的发,蓝色与橘色的交汇闪现出一阵别样的光芒:“那我们回家吧。”

 

小心伸出手,握紧那一曾经丢失过得温暖,笑了笑:“嗯。”

 

在那里埋葬的,是他们那段痛苦的曾经。

在那里将要迎来的,是他们全新的开始。

 

 

结束了。

那属于我们的葬礼。

 

Fin

评论(9)
热度(121)
©百鸟归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