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百鸟归林

《从未改变》【伽小】

解禁的伽小本,拿来混更

超长的学院paro,黑历史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面对这份情感,但我知道,时间从未改变过我们。”

 

【敬启伽罗:

恭喜您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我校。

请您于九月一日参加高一年级新生开学仪式。

期待您的到来。                               W高校    】

 

Chapter.1

 

他睁开双眼的时候伴随而来的是满天飞舞的花瓣,樱红色淹没了原本翠绿色的草坪,空气中弥漫着独属于这个季节的芳香。一片片花瓣悄然无声地落在他莹蓝色的头发上,他才发现之前自己正靠在一片樱花树下睡得正酣。

 

“伽罗?”

 

那一声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少年音正呼喊着他的名字,仿佛从他的记忆深处传来,伽罗的思绪终于从不知哪里飘回脑海。因为刚刚睡醒而有些迷离的眸子开始聚焦,渐渐地勾画出面前少年的轮廓——紫黑色的短发服帖地依偎在他脸颊两侧,刘海微微超过眉毛,好似很久没有打理,对方看见自己的表情显得很惊讶,但马上就恢复了平静,就仿佛在平静的湖面上投入了一颗石子,却一个水漂都没有打起来,顷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那般。少年穿着校服,上面的校徽唤醒了他片刻停止的思考——他突然想起自己之前是在这里干什么——今天是高中的升学仪式。

 

伽罗并不疑惑这位少年为什么认识自己,反而感到开心——因为他认识他。

他的出现勾起了伽罗尘封已久的童年回忆,他微微笑着,启唇叫起七年没有喊起过的名字:“小心。”

 

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经过了七年的漫长光阴,他们再次相遇在W高中的樱花树下。

那年,伽罗,十六岁,小心,十五岁.

 

感谢上帝——那是我们再一次的重逢。

 

他一时对这位阔别了七年不见的故友不知该说些什么,此刻再多的话语也好像变成了累赘,因为对方本就是一个话不多的人。

 

伽罗了解小心极了。

 

正当他想说些什么缓解这尴尬的气氛的时候,那对面慌忙走过来,印入他眼前的红发少年就在那一刻变成了救星。伽罗举起显得略显因为刚刚的小睡而略显沉重地手臂,高高地挥起来说明自己的地点,顺势喊道来人的名字:“阿卡斯!我在这里!”那位名叫阿卡斯的少年留着一头热情似火的红色,赤色的瞳孔里面仿佛有着燃不尽的热情。这与颇爱冷色系的伽罗正好处于两个极端,他那与众不同的红色以及三人帅气的面孔在这个淡色系的校园里面赢得了许多的注目。

“伽罗!”阿卡斯显得有些气愤,语言中还夹杂着逐渐稳定的呼吸声,“我找你好久了……你究竟去了哪里?”

 

“抱歉抱歉,只是去打了个盹。”伽罗不好意思地揉着自己的头发,顺便挑落落在自己头上的樱花花瓣。

 

“真是的,开学仪式要来不及了。”

“是是是,我马上就去。”

 

那是属于挚友之间独有的打闹,被晾在一旁的小心显得很不喜欢这样的热闹。

 

“那我先走了。”说罢,随即迈开步子转身离开。

 

当接受完阿卡斯的教育以后,伽罗似乎才刚刚发现小心已经离开。伽罗不禁为刚刚的自己有些无视小心而感到失礼,也谴责自己为什么不与这位阔别多年的好友再唠嗑几句。阿卡斯放下刚刚和伽罗打闹地真快乐的笑脸,才将注意力转向离开已久,在远处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的少年。

 

“伽罗,他是谁?你的朋友吗?”

 

伽罗微微笑着回答道:“嗯,是我曾经的朋……”

就在说出那句话的瞬间,那柔和的春风吹拂过他身后那棵樱花树,粉红色的花瓣像雪一般地从他身旁飘落,伽罗的眼前再次出现了那柔美的樱红,他伸出手,一片樱花瓣乖巧地落在了他的手上。他不得不打断了话语——因为阿卡斯正在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衣服来弹掉落在他身上的花瓣,根本没有闲心来听伽罗的话语。

 

“阿卡斯。”他伸出刚刚接住花瓣的手,仿佛余香还留在他的手上,“我们走吧。”

 

“恩?”阿卡斯只是疑惑地发出一声单音节。

 

“去参加开学典礼啊。”伽罗回答。

 

他是我的谁?

他叫小心。

他是我的朋友。

 

 

参加开学典礼的人很多,多的让伽罗感到有些心烦。

 

大概是因为童年玩伴——小心的缘故,他也渐渐变得和大波人群疏远了……他已经不习惯太热闹的场合了——比如现在。

 

校长的发言无非是很俗套的欢迎词,以及好好努力之类的话语,在所有人眼里都觉得无聊至极。

 

终于熬过了漫长的演讲,大家要各自前往自己的教室。而他紧紧地跟着阿卡斯——尽管阿卡斯不与自己同班——生怕一不留神就在人山人海中走丢。顺势环顾四周,双眸却再次在机缘巧合下捕捉到那一抹熟悉的深紫。黑发少年在人群中显得很是不知所措,仿佛是一个迷路在森林里面的小鹿,或是一个不识世事的孩子,一副可以被糖果轻易的诱惑的样子。伽罗面对这个场景很不陌生,他相信上帝不会让他错过小心。

 

“你看起来有些困扰,小心。”

 

伽罗放弃了跟随着阿卡斯的步伐,选择走到迷茫的小心面前。这个选择引得阿卡斯大叫起伽罗的名字来寻找他的踪迹,同时引来一波波注目礼。

 

“你也是。”他只是淡淡回了一句。

 

“好了,那么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我……在找A班。”

“真巧,我也在A班。”伽罗笑了笑,迎来了小心尴尬的表情——即使这在旁人看来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这样细小的变化却逃不过伽罗的双眼,这归功于他们多年的“默契”。

 

 

伽罗主动握住了对方的手腕:“那我们一起去找吧。”

 

小心对于伽罗突如其来的热情与握手显得有些难以应付,他轻轻甩开对方的手,即使拒绝了伽罗的拉手,他也依旧点了点头,来表达自己接受对方的请求。伽罗面对小心的反应表示在意料之中,无奈地叹口气向在不远处寻找自己的阿卡斯大声喊道:“阿卡斯,我带小心去A班了,你先去B班吧。”

 

 

“好吧。”阿卡斯最后还是拗不过伽罗的任性——他一直这样,只要伽罗坚持一件事,不管怎么样他总是会办到的,“那我去B班了。”

 

他看着一蓝一黑远去的身影。

 

就仿佛七年前的他们。

 

 

 

 

 

 

 

 

Chapter.2

 

伽罗突然觉得上帝很青睐他。

 

“小心,我们不仅是一个班,我们还被分进了一个宿舍!”伽罗看着墙上张贴着的宿舍名单兴奋地喊道,他的声音也许有些大,导致引来了周围人不明意义的一瞥。而话中的主人公依旧是用淡漠地神情注视著名单。

 

他的眼睛顺着黑白分明的字往下移动,看见剩下两个人的名字不禁咋舌。

 

“花心……和粗心吗。”他小声念叨着这两个名字,小的几乎没人听见。

 

对方看见小心的表情那细微的变化感到有些疑惑——说过了,那些细微的变化根本逃不过伽罗的眼睛——也顺着小心的目光注意到了那两个有些陌生的名字。

 

“小心,你认识他们吗?”

“恩。是我哥哥。”

 

伽罗愣了愣,他才想起小心曾经说过家里有五个人孩子。

他们尽管小时候一直在一起玩耍,却很少打听对方的私生活。

 

“那不是很好吗,可以互相照顾。”

 

说完这句话以后,伽罗并没有察觉到气氛变得有些诡异与尴尬,小心也只是平时一脸淡漠的神情,只是微微皱了皱眉。伽罗似乎并没有发觉小心的异常,继续说下去:“是啊,也难怪,看见你们的名字,都很像——不像我,只有我自己一个人……”

 

“我们……是博士收养的。”

 

伽罗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就不再说话,他收起笑容来面对小心脸上的阴霾。他知道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应该说的话语,小心的反应足以给予他证明——而在这时候,他在恍惚间才明白他们已经不是七年前的他们。

也许正因为之前伽罗并没有察觉到这些,而导致小心只是被动的与他相处。

 

他们比谁都彼此了解对方……

 

七年了。

这不长,但也不短。

 

正是伽罗太想要回到七年前,太想要接近小心,才让彼此现在关系如此尴尬。

 

他苦笑一下——但是那个苦笑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随即一把勾上正在发呆的人的脖子:“好了,我们去宿舍吧。”

 

小心对于伽罗突然的亲密并没有反抗,而是被动地被伽罗拉着去宿舍。

 

任由对方单方面拖着自己,小心没有感觉很糟糕,反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

 

伽罗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男宿舍门口,小心勉强跟上了他的脚速,不过到达那里的时候已经喘得很厉害——他的身体不是很好——而伽罗却不一样,他从小受到很强烈的锻炼,练就了体育次次满分的好成绩。

两个人正站在这个学校高大的男宿舍门口,蓝色长发的少年拉着身后黑色短发的少年,如果不远处凑近看也许会觉得为什么会有个女孩站在宿舍门口——仅仅从身后看的话,伽罗漂亮的长发已经不知道被多少人看成女孩。但是本人却拥有着十分英俊,男子汉的面孔,这也一直让他很苦恼,尽管他依旧坚持着留长发。

 

他们穿过长长的走廊,攀上不知多少阶的楼梯,对照着号码伽罗一间间仔细寻找,终于在【402】的门口停了下来。

 

他不得不承认,这间学校的设备很先进。

 

小心率先打开了房门,刺眼的阳光与他们撞个满怀。宿舍里面巨大的落地窗(所以才说房间真的不错)的窗帘并没有拉上,房间四角整齐地放置着床铺,干干净净地堆栈着枕头与被子。旁边还设置了小巧的白色书桌。整个房间是清一色的淡色系,使人在夏天感到一丝惬意。

 

而在房间一角的床上,坐着一个少年。手上拿着镜子与梳子,慢慢仔细地梳理着自己金黄色的凤梨头,右手带着绿色的护腕,古铜色的皮肤细腻得看得出经过精心的呵护,伽罗放轻脚步走进房间,正对上少年绿色的瞳孔。

 

他是谁呢,花心还是粗心……?

 

那个人的眼睛紧紧看着跟着小心身后的伽罗,尽管伽罗很好奇那人的身份,但只是将包放在地上,整理起自己的床铺和物品。

 

“不和先来的人打招呼可是很不礼貌的哦?特别是看到我。”伽罗应声回头,那人已经将镜子和梳子放下,双手叉腰,语气中带有不满。

 

“你好,我是伽罗。你的新室友……”伽罗不在意对方灼灼逼人的气势,露出友好的微笑。那个人也不再多嘴,仿佛失去了戏弄人的机会一样:“你好。我是这个学校第一帅气的花心。”

 

原来是花心啊。对方的一阵自恋让伽罗脸一黑,也一瞬间不知道想说些什么。就在这时,

宿舍的门被人打开,一个棕红色短发的雀斑少年走了进来,嘴里还叼着一根与其年龄不符的棒棒糖,天蓝色的眸子扫视了一圈,最后停在了脸上笑嘻嘻的花心身上:“啊……花心你已经弄完了吗……”“我的花露水呢?”花心打断了来人的问题,这让伽罗不悦地皱了皱眉。

 

“哎?”粽发少年一怔,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抱歉……我忘记了……”

 

早已看淡一切的小心保持着扑克脸一脸冷漠。

 

“算了,我来介绍一下,这是粗心——人如其名,一样粗心。然后这是我们的新室友——”花心顿了顿,眼睛瞥了一眼坐在床上的围观的小心,“小心的朋友,伽罗。”

 

小心轻微地挑了挑眉,好似在宣泄对花心最后一句话的不满。

 

“那么请我们以后多多关照吧——”

“哎,多多关照。恩……你是谁来着……”

“伽罗,伽罗啊。”“我想起来了,是花心的朋!”

“不对,是小心的啦!本主角怎么会交这种朋友呢?”

“花心。”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

 

伽罗看着有些热闹的宿舍,感觉未来的日子会很辛苦。

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已经过去了一礼拜了,我在这个城市里面没有什么朋友,或者说,谁都不愿意和我做朋友。这不怪他们,而是我的古怪造就了这一切……而更加糟糕的是,我和我的那群兄弟姐妹相处的也很尴尬。虽然那个黑发的成年人对我们很好,我觉得我有些愧对他的关心。

 

因为,就像身边的那些人议论我那样。

我就像个哑巴。

 

也许我会一直封闭在以自我中心的封闭空间里面,直到我遇见了他。

 

那是一个午后,阳光很灿烂,春天早已经悄然来到了这个城市。我坐在公园的椅子上,手里玩着那个男人送我漂亮的魔方。

 

“我可以和你一起玩耍吗?”

我是第一次听见那样动人的声音。

 

我看见那个与我年龄差不多大的孩子趴在椅子旁边,他有着漂亮的蓝色长发,和像海洋一样蔚蓝的眸子。浑身都充满着像天空一样美丽,包容的蓝色。他咧着嘴,表情有些蠢——在我的眼里。他指着我的魔方,说我很厉害,很快就还原了。我将魔方递给他,他接过手,有些笨拙地摆弄着,就像婴儿刚刚接触世界一样的好奇和愚笨……

 

看着这一切,不知为何我的心里真的很想笑,或许是为了嘲笑他的笨拙,或许是为了有人与我聊天而愉悦。

 

 

不一会儿,他抬起头,笑着举起他还原了一面的魔方,大喊道我真厉害。

 

“噗——”我听见了自己久违的笑声。

“你笑起来很好看,你为什么不多笑笑呢?”他眨着眼睛说道。

 

“他们说我笑起来,很可怕。”我拿走他手里的魔方,几下便还原了它。

 

“不……很好……”

 

“伽罗!”他的话未完就被别人的叫喊声打断,从远处走来两个与他拥有一样好看蓝色的夫妇,他们喊着他的名字,那个孩子看了我一眼,便转头跑远了。我依旧坐在椅子上,注视着他的远去,心里甚至毫无波动,还想嘲笑自己的天真。

 

伽罗。

这是他的名字。

 

“我叫伽罗,明天我也会来的哦!”

 

我听见他在远处喊道,那童真的声音融化于这片暖春之中,久久不息。

 

我真希望我明天还会来这里。

并且继续看见那个温柔的莹蓝。

 

Chapter.3

 

小心在学校里面很沉默,即使学习不错,但由于太过于的话少成为不了老师眼中的好学生。

 

这所高中是市里面数一数二的好学校,很多人不惜交不知道翻了多少倍的学费来进入这样优秀的学院。从而竞争与攀比在这个学校已经是家常便饭。老师对学生的评价与,与他人的关系,和自己的学习成绩性格,都是在这所学校生存下去的指南。

像小心这样学习优秀,但却不讨人喜欢的人,在这所学校很少。

 

伽罗更偏向于是那种学习一般,但是受很多人喜欢的那种——他出色的外貌和罕见的蓝色,博得无数女孩芳心,宿舍里面简直可以堆满他收到的情书——当然,小心花心收到的也不少。

伽罗一直很不明白小心到底对自己有什么情感,他想起了小时候的种种。

 

“小心,马上就要考试了,你教我功课吧!”伽罗拿着自己印着B的成绩单看着他桌子上写着A的成绩单,用期待与恳求的眼神看着他。小心对于伽罗很是无奈,只得点头同意。

 

经过很长的时间,伽罗终于和小心重新变回了朋友——也许只是他单方面那么想。

 

隔壁班的阿卡斯总会时不时来骚扰一下,多半在伽罗拽着他的离开。

当然,宿舍的生活也很平常的热闹……

 

这样平凡的生活,也是很不错。小心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想法。

 

“那哑巴能教人?”一个人挡在伽罗的旁边,还时不时用手敲打着小心的桌子,“什么时候伽罗也要请人教学了?门外的学习好的女生都可以排到校门外了——”

其实,班里许多人对于小心不是很喜欢,比如现在出现在伽罗面前的那一位——学校里面都会出现的问题学生。

 

一般面对这样的嘲讽声,小心都是熟视无睹,无视那个人直接走开。而伽罗在就不一样了——特别是刚刚的声音在伽罗耳朵里面显得是如此的刺耳难听“你说什么?”刚刚求学的请求态度马上消失的无影无踪,伽罗一手抓过那人的领子,身高的优势让那个人几乎脱离了地面,脸上充满慌乱——在这时,伽罗却被小心轻轻扯了一下衣角。

 

“伽罗。”小心用很小的声音说道,大概只有伽罗听得到。

的确,如果为了这种事情落得一个处分这也是太不合算了。伽罗这样想,听从了小心的想法,松开了手,啧了一声。

 

那个人获得自由后落荒而逃。

 

“小心,我们先去食堂吧。”伽罗不知道多少次伸出手拽着小心的手腕,拉着他走向食堂。小心再也没有反抗过,任由伽罗拖着自己去任何地方。

 

他不知道为什么伽罗总是那么袒护自己,明明自己什么都无法给予他。

 

“我愿意守护你——”

 

他的脑子中不知为何突然响起这样一句话,声音,是那么熟悉……

 

“我想守护——保护你——”

 

是谁……

这个声音,是多么温暖。

 

“小心?”他突然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模糊的瞳孔开始聚焦,面前的莹蓝愈发的清晰,伽罗稍稍摇晃着他的肩膀,“怎么了,突然发呆了?”

“没事。”他将伽罗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轻轻拍离,“去吃饭。”

 

伽罗看着这样的小心似懂非懂地点头回应。

 

有时候,这样也很不错。看着前面人的背影,小心忽然这样想道。

 

“哎,伽罗?”

 

正左手抱着一大包面包右手拎着一袋饮料的阿卡斯注意到了在食堂里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窜的伽罗,以及他嘴里不断喊着“小心”。他不知道为什么伽罗一副很惊慌的样子,凭借多年与他的交情,阿卡斯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伽罗!”他扔掉自己手中的食物——虽然有些心疼——食物掉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响声,这引来的几乎整个食堂数百个学生的注意。阿卡斯冲上前去拉扯住伽罗的衣服,这个举动终于使伽罗停下了动作。

 

“你怎么了!冷静一点!”他大喊着,不管周围人惊讶地眼神。

伽罗被阿卡斯的举动吓了一跳,终于稍微冷静一些:“阿卡斯?”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心不见了。”伽罗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会不会是有事离开一下?”阿卡斯尝试安慰那人,却被他用力地按住肩膀,阿卡斯甚至感到有些疼痛。“不会的,我只是去拿饭,之前他还好好地坐在位子上。”伽罗的语气猛地提高,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他万一有什么事……我对他的诺言……”

 

伽罗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是根本听不见的。阿卡斯也不在意,因为现在最关键的依旧是把小心找出来:“那我们一起找吧!”

 

拜托了。千万别有事。

否则……我又会……

 

 

小心的后背抵在冰冷的瓷砖上,毫无畏惧的看着面前比他高出一个头,包围着他的三个青年。他已经分不清是背上的冷汗还是瓷砖的冰凉给予他刺骨的透凉,依旧一言不发地紧紧看着那三个人,仿佛可以盯出他们的恶魂。

 

“你叫小心对吧?真会看人。果然是一个哑巴吧——”说罢,其中一个看似是老大的人一拳打在小心头旁边的墙壁上,不知是冲击的余力还早什么,这举动引得小心身体微微颤抖,但他只是看着对方,暗红色的眸子里没有激起一丝涟漪。老大看见小心的反应更加来气了,他拎起小心的领口,力气之大扯断了他上衣的几个纽扣,巨大的身高差几乎让他悬在空中。

老大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冷笑一声:“这次没有伽罗,看你怎么办。”

 

话音刚落,他用力将小心扔了出去,小心的身体重重摔在坚硬的瓷砖墙壁上,巨大的痛苦使他只能干咳几声,头变得极其沉重。衣服颈部被扯断的纽扣使少年郎露出好看的锁骨,和仿佛轻微用力就可以扭断的脖子。

 

“弱鸡。哑巴。”老大身后的另一个人站了出来,一脚踩在小心的一只手上。

 

刚刚的疼痛还没有缓解,另一个疼痛又侵袭他的身体。

尽管如此,小心依旧只是冷哼一声。

 

“怎么不叫啊,叫你的伽罗来啊!!”对方突然开始疯狂地笑起来,大笑着抬起脚不断踩着小心纤细的手腕。

 

轻微的脑震荡使他意识还处于模糊状态,但是接连的疼痛让他的意识不得不变得清晰,这也是疼痛的感受愈发刺激。

 

痛……

他的脑子里面只剩下一个字。

 

他的虎牙紧紧镶嵌在下唇,尖锐的虎牙不一会儿就刺破了单薄的嘴唇,红色的血液让他尝到了血腥味——他感觉自己的手腕算是要断了,而这会儿另一个人又猛踢自己的腹部,嘴里还叫嚣着什么,但是他根本听不清——微眯着自己的眼睛,眼前的人身影渐渐模糊。

可恶……

 

对于这种人,小心一向懒得理理睬,但并不代表他无法反抗。

忽然,小心仿佛瞬间清醒过来,一个扫腿将那个老大踢翻,老大失去平衡重重摔在地上,不亚于刚刚小心摔出去的力度。他又用完好的另一只手,实在地给了对方脸上一拳。那两个人瞬间变得不知所措,只顾查看老大的情况。

 

趁这个机会,小心硬撑着站了起来,想要逃走。

他腹部的疼痛让他几乎没有力气行走,就算这样,他也要逃离这里,迈出步子,想要离开,但是此刻他脚下却突如其来的一滑,滑倒在的地上。后面三个人也站了起来,脸上充满着气氛。

 

“可恶。”身后传来那人愤怒地大吼,老大举起拳头悬在小心的头部上空。

 

完了——他的脑子一片混乱,却有一个声音清晰无比地大喊着。

 

要想要见他。

想要平安的见他。

 

“我想要守护你。”

 

“我会保护你……”

 

他的脑海里又回荡起这两句话,是那么的温柔。

 

那声音仿佛是如此的温柔,抚平他的痛苦。小心闭上眼睛,陷入一片黑暗……

 

“小心!!”

那刹那,小心听见从远处有人叫响他的名字,那个铿锵有力的声音将他从黑暗的深渊猛的拉了回来。一蓝一红一道迅速身影拦在他身前,举起双臂铸就成一道坚实的盾牌。并且其中一人抬起手拦住了老大迅速下落的致命拳头。

 

“伽……罗……”他躺在地上侧头看着那抹熟悉的人,微微扯动嘴角。被叫名字的人回首看着虚弱的少年,对他露出小心看过千百次也不会腻的温柔笑容——那抹笑容就仿佛在沙漠中行走了数十天濒临死亡而看见清泉那样给予小心希望与温暖,他甚至感到浑身的疼痛已经灰飞烟灭——他总是这样。

阿卡斯看着身边的伽罗因为找到小心,又想安慰对方而露出舒心的微笑,他忽然想起了曾经了一些事。

 

然而现在的局势根本不允许他做出多余的思考……

 

伽罗为走神的阿卡斯挡下了对方的一个飞踢,与有些呆滞的阿卡斯交换一个眼神,飞身给身后一个小喽啰后颈一击手刀,将对方击倒在地。而阿卡斯与伽罗的眼神交汇中表达自己的感谢,侧身躲避对手顺手抄起的一根金属水管地击打——在狭小的空间里传来一声沉闷的响声——顺势截获对方水管的一端,不顾着水管的尖锐划过指尖的痛楚,用力从他人手中抽出水管,化作自己的武器,撞向准备突袭伽罗的另一个人。

阿卡斯与伽罗好似经历过无数烽火的战友,毫无畏惧,配合得天衣无缝。

 

即使这样,也难以使人遗忘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校园斗殴。

 

“那边一群人,在干什么!”

正当不良少年老大想做出下一步行动,却被厉声阻止。

 

“百事通老师!”伽罗仿佛看见救星一般,俯身抱起已经不动弹的小心冲出门口,“拜托了!我要送他去医务室!”

百事通被伽罗的架势吓了一跳,看了看被血侵染的小心与倒在地上的不良少年,似乎明白了大概,点头给伽罗让路,并且用严肃的目光看着已经停止行动的老大:“你,和我去趟办公室。”然后指向一边一脸懵逼的阿卡斯,“还有你!”

 

教导主任百事通在这里,老大自然不敢轻举妄动,而伽罗早已抱着小心跑的无影无踪,阿卡斯这才缓过神来,叹气表示自己命运多牟。

 

“伽罗啊,我真的是,一直都是为你善后的人啊……”

 

 

伽罗告诉我他再过不久就要搬离这个城市了。

 

我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即使我的心中有很多想说的话,但是到头来能表达的,却只有脸上极细微的变化。伽罗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自从他敢于与我说话之后,他就一直可以察觉到我那些细小的变化,我与他简直就好像拥有相同的波导,使我们互相吸引在一起——伽罗看了我一眼,在自己的手里摆弄着什么。我也只是自己顾着自己玩着手上的魔方,我们之间的气氛忽然的变得少有的尴尬。

 

不知过了多久,我发现伽罗站了起来——他的身高一直比我高——他小心地把什么放在我的头上,对我笑了一笑。那瞬间,我闻到了扑面而来的花瓣清香,我看见从我黑色发丝里面飘落下的蓝色花瓣,以及戴在伽罗头上紫罗兰的花圈。

 

我才明白我头上的东西是什么。

他摆弄着我头上的花环,细心地调整角度,就像摆弄一件精致的艺术品。我们之间独有的寂静被叶子花朵摩擦之间产生的沙沙声占有,他小心翼翼,我也一动不动任他摆弄,直到觉得满意。

 

“你很适合蓝色,小心。”伽罗远远地看着我,欣赏这件“艺术品”——在他眼中,我好似也成为了这件艺术品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我捏着手中的魔方,却没有扭动。

 

“紫色……在你头上也很漂亮。”

 

“哇——谢谢小心!”

他高兴的围着我转圈圈,只因为我一句夸赞的话语。

 

他纯洁得像从天堂散落下来白色羽毛的白云,他包容得像蓝得发透的天空……

 

他望着我因为忍不住而笑起来的样子,我才注意我居然笑了——前一次我的笑,那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倏地他躬起身子,跪在地方头上的花环因为大幅度的动作而掉落在草坪上。他的刘海遮住他的脸庞,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所以我也无动于衷。

 

“我想守护你的笑容。”他终于抬起头看着我,蔚蓝色的眸子充满着从未有过的认真与坚定。

我一愣,第一次看不透他的心思。

 

“小心,我可以做你的守护者吗?”他笑了笑,拾起地上紫罗兰的花环,戴在我原本就有蓝色花环的头上——这仿佛就像一个神圣的加冕仪式,即使我明白这就是小孩子与小孩子之间无意义的游戏。

但是他是那么的认真。

 

“好。”

 

我迎合着他的期望,缓缓吐出一个字。

 

伽罗的眼神在哪瞬间变得明亮,他拉住我的手:“那我会守护你的笑容,不,守护你一辈子。”

 

“伽罗,愿听差遣!”

 

chapter.4

 

“小心!”

 

看见小心在慢慢睁开双眼并且努力撑起自己的身体,伽罗抑制不住自己开心的心情,像一条大型犬一样扑在了还没有完全稳住的小心身上。使得原本手腕受伤的小心一下子又倒回了床上。

 

在一旁目睹一切的阿卡斯内心毫无想法,甚至还想笑。

 

“好了,伽罗冷静一点……”阿卡斯只好无奈将伽罗拉来,才让小心有所缓和,小心干咳几声后迎上了伽罗兴奋的样子,下一秒对方为了不因为自己的冲动而弄疼谢谢,就用一只手轻轻将他勾入怀中,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你没事最棒了……小心……”

 

“谢谢你,伽罗。”

在意料之外,小心并没有反抗,而是甘愿自己埋没于伽罗温暖的怀里。

 

阿卡斯见气氛不太对,叹口气借去买水的理由跑走了。

 

暗地里赞叹阿卡斯干得好,伽罗依旧享受着拥抱小心的舒适感——就像在拥抱一只黑猫一样。

 

“我想起了小时候一些事。”小心的头依旧蒙在伽罗胸前,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他看不见小心的表情,这正好引起了伽罗的想象——也许还是那样的面无表情。

小心继续说下去:“那个时候伽罗,也是这样。”

 

一开始伽罗听得还有些云里雾里,但是小心的话也勾起了他们共同的记忆。

 

黑发男孩将什么抵在他的胸前,说了什么……

 

“我……”伽罗感受到小心想要离开他怀里的动作,下意识却用力将他抵了回去。这个举动使小心一惊,脸颊滚烫地贴在他心脏的地方——他甚至可以听见伽罗的心跳声。

伽罗吸了一口气,仿佛要做出什么重大的事情。

 

“小心,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伽罗?你在说什……么……”小心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瞪大着深红色的眼睛看着他。

 

他并没有理会小心的反应,他拉过小心的没有受伤的手,紧紧压在自己心脏的位置。

 

“我想保护你一辈子。”

 

“或者说,我喜欢和你在一起……小心。”

 

那个比我矮一个头黑发男孩总是独自一个人坐在那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只有一个有些破旧魔方。

 

周围的人都叫我不要靠近他,他们说他就像那些四处游荡的黑猫一样,给周围带来灾祸。但是我不信。

我依旧凭借自己的意志去接近他。

 

那个男孩很漂亮,黑色的头发有些杂乱,看起来很长时间没有打理——尽管如此,依旧遮不住他拥有的漂亮的脸。

 

我在想,那副脸笑起来的样子一定好看极了。

 

“我可以玩你的魔方吗?”

 

他看着我,眼里有些愣怔。

 

我只是努力地用笑容去回应。

 

最后他还是将魔方递了我——那是我们的初遇。

 

……

 

那一天,我终于看见了他的笑容。

 

小心戴着我亲手做的蓝色花圈——蓝色很适合他,或者说有一半是因为我的私心——然后他夸了我的头上的花圈,我是第一次听见他夸我,我开心地可以围着这个广阔的草地跑几圈。但是我没想到,正是因为我这样看似有些幼稚的行为,却引起他的笑脸——在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了天使,小心笑起来真的很好看——他一向如地平线的嘴角小幅度弯起,好看的虎牙镶嵌在嘴边,两边微微泛红。那是在他一直平静如水的脸上荡起的轻微涟漪,是多么不引人瞩目,却被我牢牢定格下来,存储在记忆深处。

 

我想要守护这个笑容。

 

永远。

 

 

小心一直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脱节,他连面对自己的家人都无法表达自己真实的情感,更何况对陌生人。

 

“我……”

 

但是伽罗的出现的确颠覆了他的世界。

 

“伽罗……”小心喊着那个人的名字,将抵在他心脏的手摩擦着伽罗的胸膛,而伽罗只是抓着他的手,小心感觉他的手愈发的用力,好像在努力抓住什么一样。

 

他一直都是这样。

即使随着时间的变化,伽罗也从未改变——他的一切一切都没有变化,还是那熟悉的蓝色,还是那熟悉的,该死的温柔。面前那一向冷漠的人终于放弃了伪装自己的扑克脸,露出了伽罗曾经最熟悉和最喜欢的微笑,小声回答道:“好。”

 

话音刚落,伽罗紧紧拥抱住了小心,不顾对方的伤势,伽罗现在只想拥抱对方,再也不想放手。

 

在一片寂静中,窗外的樱花树落下了树干上的最后一片樱花,而那片樱花顺着风的方向,从开着的窗中悄然而至,飘落在小心的身边,诉说着它见证他们的故事……

 

感谢上帝。

让我与你相遇。

 

Chapter.5

 

我果然还是太天真。

 

是的,我和伽罗并没有考上一个大学。

 

这些年时间过得太快,快的仿佛开学第一天就在昨日。

 

我还记得毕业的时候他一脸无奈的样子,说真是抱歉,不过我们依旧可以继续保持联络。我知道他那笑容是多么的勉强——在分数出来的那一天,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的表情。我知道他在这几年来一直都在努力学习,只是为了争取和我考上一样的大学。

这多年来,多亏了伽罗,小心再也不是从前的“哑巴”了。看着他那有些勉强的笑容,我只能回以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告诉他我们可以来日再见,我只希望他看见可以好受一些……然而他只是点了点头,蓝色的眸子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恩,再见。”

 

这样一别,几乎就是一二年,大学的生活很繁忙,几乎充实了我原本十分空闲的生活。伽罗那也是这样,听说他在大学里面很优秀,优秀的人自然担当更多的责任。

 

一开始,我们依旧还保持着联系,有时候还依旧见面。

 

但是在我大二的那年,我与伽罗彻底失去了联络。

或者说,我们之间的羁绊就此断了。

 

所以我才说,在时间的洪流面前,人类是那么的渺小可怜。

 

 

我曾经看过这样一个故事。

讲述的是在宇宙深处的一颗星球上,有几个超人,而在几个超人之中,有一个不爱笑,很冷漠的人——是的,简直就像我一样——然后有一天,一个蓝发少年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们互相对抗,那个超人才发现少年并不是敌人,最后他们成为了亲密无间的拍档。那位冷漠的超人终于可以对人敞开心扉,变得在他面前爱笑,爱说话多了。但是在一个冬季,他最挚爱的拍档为了守护他的家园而自我牺牲,选择自爆而消失在茫茫宇宙之中,超人伤心极了,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有玩过自己心爱的魔方,甚至连话也很少说了。

 

我不知道那瞬间我为什么会想起这个故事,也许是因为他们的主人公与我们如此相似……

 

故事里的他们是最好的拍档,但无奈死亡将他们阴阳相隔……

 

那么我和伽罗呢?

我想过我们之间最坏的结局——不是死亡,而是我们各自有了新的心爱的人,再也不牵扯到对方的生活里。

 

这样是我们最坏的结局,也是我们最真实的结局。

 

我知道,在时间面前什么都会改变。

 

 

我大学毕业那一年,樱花开的绚烂。就像我与他重逢的时候一样。

 

那时我突然兴致突发,走到了我高中的校区——到处弥漫着四周樱花盛开的芳香,以及操场上那些孩子们玩闹的笑声——那一刻我甚至产生了我并没有从这里毕业的错觉,即使我希望那段永恒的时光可以停止。

 

像是什么在指引我一般,我走到了那颗最大的树下。

 

时间在所有人的身上留下了痕迹,而那棵樱花树却依旧那么美丽动人。

 

在我的记忆深处,那个蓝发少年依旧在盛开的树下小歇着,安详地睡眠。四周是人山人海,热闹至极的新生在崭新的校园里兴奋地游走观赏,以及很多社团招募的声音。而那名黑发少年会穿过摩肩接踵的人群,远离让他烦恼的人,再一次出现在那片空旷的樱花树下——他的面前——喊起他多年未喊的名字……

 

在漫天飘落的粉色花瓣中,那抹熟悉的蓝色一片粉中是那么的显眼,就像是从我的记忆中走来。

 

但我知道,他真真切切地在那里——

 

“伽罗。”我喊起了多年没有叫过的名字。

 

他应声回过身子,眼中是看不尽的温柔,融化于这片春日……

 

“小心,好久不见。”

 

“你一点都没有变,伽罗。”

 

也许当时的我还并不知道,故事里那个已故的少年已经复活与超人相聚。

 

他们的故事远远没有结束。

而我们的也正开始。

 

 

“感谢上帝让我与他相遇。

 

更感谢在时间的面前,我与他从未改变。”

 

Fin

 

 

 


评论(6)
热度(121)
©百鸟归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