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百鸟归林

【伽小/灵魂互换】魂归(一)

  《魂归》【双雄/灵魂互换】 
  当小心起床发现自己变成了伽罗,他就知道这一天他不会好过了。 
   >>欢迎收看小学生写文 
  >>老套的灵魂互换paro
  >>日常原著向,ooc剧烈 
  大概很快就完了 
  01. 
    
  小心已经很少从那个梦境中惊醒过来了——那片充满着飞弹炮灰战争硝烟的星星球天空,熟悉的、莹蓝的身影掠过敌人的飞船,化为一道星火,突破与他一样蔚蓝的天空,冲上布满了敌人战舰的宇宙之中。一声巨响之后,莹蓝的流星群散落在了星星球的每个角落,像是宣布战争胜利的烟花。而他——这个星球最小的守护者,跪坐在那片星火的中央,四周的人们的欢呼声,他却是紧紧怀着他最挚爱的拍档的墨镜,泪水也早已浇凉了战后胜利的喜悦…… 
  那一刻,侵蚀了他整个身体的毒成为了永远萦绕在他心头的梦魇。 

  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仿佛就在那一瞬间进行了无数次地轮回,千百次,数万次地目睹伽罗的离去,他却什么也做不到,哪怕是叫他一声,哪怕去触碰他,他都没有做到。

 
  小心睁开眼,刺眼的阳光将他的梦境刺得粉碎,熟悉的风景,窗外的鸟鸣都把他拉回现实。他坐起身,感到身体意外的沉重,不知是整夜梦魇让他无法安眠还是另有原因,他也无暇顾及太多。因为时钟已经指向了七点,他只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准备起床,那么自己肯定又要被电视机校长数落一番。 

  这时他才庆幸瞬移简直就是上天赐予他最好的礼物,调整一下烦躁的心情,他开始寻找自己挂在床头的衣物,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件熟悉的黑色紧身衣。 

  是出现什么问题了吗?他开始怀疑做事仔细有规划的自己,他分明记得昨天晚上早就准备好了要穿的衣物,并且亲自挂在了固定的地方。 
  甜心拿去洗了?不,她没有理由这样做。 

  他开始思考,各种各样的可能塞满了他的脑袋,以至于把那烦躁的梦不知道挤到哪个犄角旮旯去了。直到他注意到挂在不远处的一件灰色大衣上——这让他吃了一惊,那极少有表情变化的脸开始产生了动摇,他慢慢地从床上站起,发现视野开阔了不少,有什么东西顺着起身的动作而散落下来,贴上了他的后背。 

  定了定神,为了验证那有些不可能的设想,他站在了镜子面前。 
  当他看见镜子里倒映着的脸时,他觉得他大概还身处在梦境中。 

  镜中的男人有着蓝色的漂亮的及腰长发,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黑色衬衫,清清楚楚地勾勒出他那久经锻炼的身材。他伸出右手触碰自己的脸颊,真实的触感让他感到惊恐,他从镜子中看见现在自己的脸——那是这个身体的主人永远也不会流露的表情。 

  那是他曾经梦寐以求想要看见的脸。 
  “伽罗……?” 
  不可思议地喊出镜子中男人的名字,小心知道这一天早晨他再也不用为上学迟到烦恼了。 

  - 
    
  这本来应该是平凡的一天,昨晚宅博士还说放学以后带他们去新开的百货超市大采购,这让四个兴奋不已的孩子迅速列出了采购清单,发起者看了那清单一眼又看了看钱包,只是无奈一笑。 
    
  小心对于这个活动并没有什么兴趣,昨晚也就没参加那几个人的活动早早回房间睡了。 
    
  他清楚地记得他把伽罗放在了桌上,为什么今天一大早起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一边回忆着伽罗衣服的搭配、穿法,小心一边往自己的身上套着衣服。按照记忆蹩手蹩脚穿完了衣服,他对伽罗天生的长发没了办法——他可不知道怎么梳头发。仅仅是最简单的马尾,小心就对着镜子,一手梳子一手皮绳笨拙地摆弄着,到头来反而将原本整齐的长发打理的好似鸡窝。 
    
  他忍受着因为头发打结梳起来轻微的疼痛,将长发重新梳理整齐,心里盘算着一会儿老实交代以后要不要问问甜心——毕竟一直散着头发做事不方便。 
    
  打理完一切,他再度站在镜子面前,终于觉得这个伽罗有一些“他”的模样了。 
    
  小心显得很冷静,要是别人换了个身体,怕不是要吵得起飞狗跳。还好交换的对象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人,这让他更加不慌不乱。下一步他就是要外出,找到自己原来的身体,然后和那个身体里面的“伽罗”和大家一起讨论一下换回来的方法。 
    
  打开房门,第一个人见到的人是躺在沙发上敷面膜的花心。 
    
  他深知花心早上要做一系列的事情保护他的皮肤,这让他小心翼翼地关上房门,尽量不打扰对方的护肤——因为花心不喜欢在敷面膜的时候和别人说话,另一点也是因为小心不希望和他交流太多。 
    
  花心是一个敏感的人,小心不希望这件事太快的暴露以至于招惹一堆麻烦。 
    
  他绕过花心,看了一眼在厨房里忙碌的甜心,准备去冰箱里寻找些食物来填饱从起床就开始叫唤的肚子。 
    
    
  “伽罗,你起床了啊。”出乎他意料,先开口和他交流的是刚刚拿下面膜的花心,他躺在沙发上悠然自得,“你都没和主角打声招呼。” 
    
  小心啪的一声把冰箱门关上,刚刚想说出口的早安被硬生生吞了回去。 
    
  于是无言地拿了片面包就径直朝门口走去。 
    
  小心忆起自己的房间里面并没有自己的衣服,就知道那个“小心”出门了。如果没有猜错,现在跟他交换身体的对象是伽罗,至于伽罗为什么要出去,发生了什么,他也无从知晓。 
    
  想起了什么他停下了脚步,站在门口,外面的冷空气顺着缝隙吹了进来,带来轻微的凉意。 
  他回头看了一眼日期。 
    
  是三月。 
    
  “花心。”他顿了顿,企图让自己的语调有些波动,笨拙地模仿着伽罗的声线,“你知道……小心超人去哪里了吗?” 
    
    
  一阵缄默后,空气冷了。 
  谁都没有说话,他察觉到他们周围的空气在他说出那个名字的那一瞬间凝固了下来。 
    
  花心的脸色很是不好,甚至连甜心的锅铲都跌落到了地上,发出哐当的声响。 
    
  他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 
  关于自己拍档的事情,小心再也清楚不过了。 
    
  迄今为止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般,小心在那段时间里经历了从未有过的情感爆发——他变得像个任性的孩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几天没有和人说话,把想象出来的故事写在日记本里,把所有的魔方塞进了抽屉并上了锁……小心用尽一切办法想要摆脱阴影,最后在大家的帮助下他还是回归到了正常的生活。 
    
  就当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脱离那片噩梦的时候,那擅自带离危险武器,飞上天空的伽罗又把他重新扔回了梦魔之中。 
    
  那一刻,小心的心脏好似停止了跳动。 
    
  经历过一次的小心不顾一切都想把对方从危险中拯救出来。 
  明明他已经回来了。 
  明明他就在自己的身边。 
    
  宁可死的人是他,他也不愿再次失去伽罗。 
    
  - 
    
  小心用伽罗的样子行走在大街上。 
    
  伽罗的身高差不多比小心高了一个头,这种从未尝试过的视角让他感到满足,这也进一步促使了他长高的心愿。三月的星星球已经进入了春季,在这个本是大地回暖的季节里,不知怎么的,突遇上寒流,让冬季的凉意再次布满了星星球。大街上的人们再次裹上了大衣,即使是机器人居民对于冷热也十分敏感,更别提近似于人类的小心了。 
    
  然而他却没有感受到平日里相同温度所带来的寒冷,或许是伽罗衣物多于平时的他,或是阿德里人对于温度不怎么感冒。 
    
  没有导航仪手里拿着地图的小心在街上已经走了快半小时,终于看见了自己需要乘坐的公交车的站头。 
    
  这对于路痴的他显得不是很友好。 
    
  好不容易赶上一辆车,这半天发生的事情都让小心感到疲惫——不管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他将头靠在冰冷的玻璃上,以一个极不舒服的姿势在位子上闭目养神起来。脑中情不自禁开始回忆事情的来龙去脉,先是身体变成了伽罗,再到刚刚花心他们的反应。 
    
  小心知道这个世界不一样了。 
  从自己和伽罗交换完身体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忽然感到一阵头痛,睁开眼才发现是车辆的颠簸让头和玻璃来了个亲密接触,揉捏了一下发痛的部位,在半梦半醒中不知不觉时间已经临近中午,窗外的风景早已变了个样,只吃了一小块面包的肚子不甘示弱地开始表示小小的不满。他毫无顾忌地继续看着窗外——他的站快到了。 
    
  他清楚地知道这是哪里,因为这里他来过很多很多次。 
    
  往左走一百米左右,进森林,再走三百米……他像背数学公式一样记住路线,对于路痴的他这是最好记住路的方法。花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他就走了和之前寻找公交车站差不多的路。 
    
  穿过森林,他看向远处。 
    
  那棵树下,有一个石碑。 
  在那里,埋葬着这个世界的“小心”。 
   -TBC
        下次更新不知道什么时候   
        没人看

评论(17)
热度(126)
©百鸟归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