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百鸟归林

【伽小/灵魂互换】魂归(二)

        >老套的灵魂互换
        >阿卡斯出场

       前一篇点我
        02.
  他没想到自己的墓碑会与伽罗的处在同一位置。 
  或者说,他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死。 

  一开始小心以为这只是一场和伽罗交换了身体的恶作剧,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知道以他们的性格,多半是互相商量一下然后一起寻找解决办法,他甚至做好了用伽罗身体度过一些时日的心理准备——当然,伽罗也会如此。两个人会把这件事当做是饭桌上的一句闲聊一样一笔带过,然后引来开心他们诧异的目光。 

  毕竟怎样的大风大雨他们都经历过了,再加上两个人沉稳的性格,这点事理所当然也就不算什么,可是一旦扯到生死,一切都不同了。 

  明明是战士,生死原本是再也正常不过的话题。 

  然而当他亲眼看见自己的墓碑,得知自己埋葬在这里的事实,他的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似乎被利剑刺穿了。
 
  石制的墓碑看上去已有些时日,上面放置着白色的花束——甚至还盛着露水,在旁边放着破损的机械石。
 
  这个世界里死去的“小心”根本就没有遗体——就和那时候只留下那副盛满了泪水的墨镜的伽罗一样——取而代之的,那个小心留下了破碎的机械石。 

  他并不知道为什么机械石可以和人形同时存在,这原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在这个世界里,什么都可能变成了现实。 

  这一切都安排得极好,好到小心产生了他穿越到了自己日记本里的错觉。 
  小心超人牺牲也好,伽罗活下去了也罢。这发生的一切都完完全全符合小心曾经在日记本里描绘的那个故事——自己代替伽罗为了守护星星球而自爆,伽罗好好地活了下去…… 

  然后呢? 
  小心慢慢走到墓碑面前,在心里询问道。 
  然后呢?小心超人死去了,伽罗替自己活了下去,然后呢? 
  这个故事到此便戛然而止,没有了结尾。 

  而他现在正以主人公的身份在续写这篇未完结的故事。 

  他忆起阿卡斯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活着的人往往比死去的人更加痛苦。 
  - 
    
  车辆的颠簸使在浅眠中的阿卡斯惊醒了过来,他揉揉发痛的额头,带上包准备下车。 

  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在心中责怪伽罗给小心墓碑安置的地方,这种荒山野岭要坐上一个小时的公交车还要爬山,这让对于偶尔来到星星球,对路况极不熟悉的阿卡斯很是不友好,这让他第一次与伽罗约好见面愣是迟到了半个多小时。 

  看了看表,距这次见面的时间还要差不多十来分钟,慢慢走过去正好来得及。 

  每年的三月二十一日阿卡斯总是要来陪伴伽罗来哀悼小心,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几年前凯撒的阴谋。他至今在自己还在山洞里养生的时候,缠着和他一样多的绷带的伽罗出现在山洞门口的那副表情,然后告诉他小心死了——那个一直陪在伽罗身旁的小心超人死了。 

  阿卡斯一直以为伽罗会走在小心的前面,因为这些年来伽罗燃烧生命战斗过于频繁,他的身体已经渐渐老化,机能早已不如从前。 

  所以当伽罗告诉阿卡斯小心战死的消息时,他格外惊讶。 
  那个年轻,前途无限的守护者为了守护自己深爱的星球献出了生命。 

  这值得阿卡斯为之哀悼。 

  之后的事阿卡斯便不怎么参与了,继续着他的星际旅途——说实话,他与他们两个之间总有一道无形的墙,伽罗和小心的事情他永远也摸不透。他只知道伽罗给小心安置了一个墓碑,并且每年的这个时候都邀请他来星星球陪他聊上一会儿,多半都是谈些往事,再扫扫墓就各自离去。 

  荒郊野岭也挺好,那人就喜欢一个人,安静。 
  阿卡斯这样想着,大声呼喊那个在墓碑前站了好久的人:“伽罗!” 

  - 
  阿卡斯的到来让小心感到意外,即使那片温暖在小心的眼中迅速被周围的冷寂淹没,那人满身的火红也和周围的景色显得格格不入。阿卡斯还是一如既往地大声叫着伽罗,一只手直接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伽罗,好久不见!” 

  “阿卡斯……好久不见。”他组织了会儿措辞回答。 

  阿卡斯和小心的关系称不上亲密,最多只能称得上是朋友,他的到来是出乎小心意料的——多半是因为伽罗,否则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原因阿卡斯会给自己来扫墓。 

  “伽罗?”阿卡斯看今天的伽罗有些冷漠,一开始热情的态度收了一半,失去兴趣似地收回了手,“发生了什么事?” 

  小心盯着墓碑没有说话,阿卡斯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果然还是因为小心的事情吗……那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放下……”阿卡斯说得很小声,却依旧被他听的一清二楚,“那么多年了,你难道还在想……” 
  ——如果当年牺牲的是伽罗该多好。 

  小心听见那句话的一瞬间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眼睛盯看着阿卡斯严肃的脸不敢移动。阿卡斯也看着伽罗的眼,像是已经看透了他的灵魂。 

  有一秒小心甚至觉得阿卡斯这句话不是说给伽罗听的,而是说给在这个身体里的另一个人…… 

  阿卡斯觉得今天伽罗吃错了什么药,又是话少又是走神,他上前拍了拍伽罗的肩膀:“这不是你的错。好啦,伽罗,再这样下去小心超人可是会不开心的!” 

  他的语调上扬了起来,大概是为了安慰安慰伽罗。小心的心定了下来,他这才明白刚刚阿卡斯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这个世界里的伽罗与小心想的同一件事——如果牺牲的不是你,是我就好了。 

  - 
  阿卡斯觉得今天的伽罗很是不对劲,不对劲到连看见自己都不怼了。 

  凭着十几年来对伽罗的了解,在几句话间他就有一个预感——这不是伽罗。 

  他不知道那个伽罗被谁代替了,只得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慢慢试探。阿卡斯观察在小心墓前轻抚机械石,献上花束的那个伽罗,他又开始对自己的想法产生了动摇。 

  在那个伽罗一言一行中,他感受到了真真实实的悲伤,看见了另一个本不该存在的人的影子。 

  他觉得他只需问出这几年来困扰自己,困扰伽罗的问题,他就可以了解一切。 

  “伽罗!”他迟疑了一下开口道,“跟我一起去重建阿德里吧!”
  tbc
混乱写文,基本在瞎写【自杀】
全程没有伽罗出场的伽小
请别打我谢谢

评论(8)
热度(75)
©百鸟归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