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百鸟归林

《没有你的曾经(五)》【亲子分】

我以为在这个世界,我与你早已渐行渐远,但是命运却让我们越来越近。

Chapter.5

这已经不知道是在这小少爷家的第多少天了,也许只是几天,但对于罗维诺来说,这几天,仿佛如同几个世纪这般漫长。他慢慢习惯了这机械式的生活——依旧是打扫,然后弄乱房间。再也没有人来帮他整理干净,摸着他的头给他一筐番茄。取而代之的是责骂和礼仪课程。

或许他从前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那么他的性格也许不会这样的让人恼怒。

伊丽莎白好似充当了知心姐姐的角色,日复一日地倾听着罗维诺的抱怨,随后以微笑回应。

这样的日子,让他觉得疲惫。

又一次训话完成后,罗维诺的呆毛已经皱在一起,脸上写满了不甘心与不屑。罗德里赫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罗维,他的手像弹钢琴一样地敲打着桌子,好似想缓解这个尴尬的气氛。

“你可以回到你的家看看。南/意/大/利罗维诺。”

他不可思议地揉了揉耳朵:“哦,你个混蛋你说什么!”虽然表情没有多大变化,但是声音透露的喜悦已经完全暴露了他的心情。

这家伙也有好的时候嘛。

“请你努力地回去吧,虽然周围依旧战乱。”

“你不怕我逃走吗?”罗维诺挑了挑眉毛,似乎在试探。
罗德里赫轻声笑起来,语气肯定:“你不会的。”

不要摆出看透我心思的样子,这样很恶心。罗维诺的好心情被罗德里赫弄得一塌糊涂,他甚至开始怀疑罗德里赫让他回去有些图谋不轨——将他作为战争中的一个棋子?或者是诱饵?更可能是将无用的罗维诺抛弃以此换取自己的宁静?

那些国家什么都做的出。

有谁还会在乎这样弱小的一个南/意/大/利?

他与在角落的伊丽莎白交换了一下眼神,便走出门。他想离开这个鬼地方,走的越远远好——

“哦,你听说了吗?西/班/牙要出海了。”听到这句话,他停下了步伐,站在议论纷纷的仆人堆里——那娇小的身体完美的成为了隐藏自己的利器——他想要听见更多的消息。“无敌战舰吗?”“那真是……”罗维诺攥紧了衣服,这几句话让他想起那段对他来说是如此黑暗的时期,那个傻瓜风光地告诉自己很快就会回来,结果却落得一身狼狈的时期。

如果可以他是如此渴望去阻止他,即使这会让他的太阳失去光芒。

他很快否认了自己:『冷静点罗维诺,这个世界的安东尼奥什么都不是。』他默默对自己说道。加快离开那里的步子——安东尼奥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致命的毒药,只需要一滴就会将他击败。

“安东尼奥,什么都不是。”

大概罗德里赫没想到罗维诺会走的那么快,第二天清晨便接到了他要离开的消息。

“你有那么讨厌我吗?”

“有那个家伙的一个番茄田那么大的讨厌。”

罗维诺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

望着弱小的罗维诺渐行渐远的背影,他无奈地叹气:“伊丽莎白,我不明白,为什么你那么坚持让我放他回去一段时间?”

“那可是——为了未来啊。”
“哎?”

穿过不知道第多少个森林,他终于透过茂密的树林看见灿烂的阳光。罗维诺抬起头,看着蔚蓝色的天空上划过的几只信鸽——这让他不禁想起来弗朗西斯的皮埃尔,他走向一边清澈的湖水,上面倒映着他豆丁的样貌,与那时归家的自己毫无差别。时间仿佛就这样回到了从前。

真是熟悉至极的场景。

熟悉地仿佛背后出现的人影也是如此的真实——人影?他猛的从回忆中醒来,快速向一边扑倒下来躲过了来人落下的刀刃。他急促地喘息着,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土——耳其?”

开什么玩笑!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哦呀小东西,看来你认识我啊。”
高大的男人在面具后面的笑脸仿佛近在咫尺,罗维诺的心一下子被提到的嗓子眼,想要逃跑,却发现双腿打着哆嗦,只得无力地瘫软在草地上。

这算什么?命运吗?
这样的自己,究竟能做些什么——?

他就这样跪在草坪上,双手紧紧握着拳头,低着头,仿佛已经放弃的最后的抵抗。

这个混蛋!那个混蛋!这个混蛋的世界——!

罗维诺是一个失败的祈祷者,他原本以为这次的归乡是一个机会,是一个希望——至少他的身体,他的家,他的意/大/利永远都在那里,永远都不会背叛他——可是他错了,他在这个时代只是一个弱小的附属国,不是那个时代完整的意大利,就算回到了领土又怎么样?没有那个人的庇护,他什么都办不到。

是的,之前就是这样啊……就是这样被抓到了马车里面。

他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黑暗的空间并没有给他带来恐惧,不知道是麻木,还是什么,罗维诺无动于衷。甚至停止了呼喊——

“没想到这样就抓到了意/大/利,真是容易。”

“!”

罗维诺明显感觉到土耳其的话语还未说完,一阵强烈的撞击刺激着他每一个皮肤,并不坚固的车一下子被撞得四分五裂,他掉入了熟悉的柔软触感中。

是牛。
是安东尼奥的牛。

安东尼奥——?

“小费里你没事吧!”

安东尼奥从远处跑来,还未喘匀气,看见牛背上的人愣了半晌,慢慢说出他的名字:“罗……维……诺?”语气里面夹杂着惊讶和疑惑。罗维诺将头继续埋在牛背里面,一声不吭——在刚刚听见安东尼奥喊着笨蛋弟弟的名字的时候,他那充满着希望的心情早就被一扫而空了。

“罗维诺?”他将手放在还在颤抖的罗维诺身上,目光凌厉起来。

土耳其似乎刚刚才搞起了情况:“哦呀,这是南/意/大/利?看样子是抓错人了。”

“土/耳/其,你再敢动意/大/利的一寸领土,我就把你削成一片片的!”安东尼奥拔出剑,将锋利地刀刃对向敌人,后者则是一脸笑意地看着面前的人,仿佛发现猎物那样的有趣。

那个男人的强大他不是不知晓,他清楚得很,但是安东尼奥毫不畏惧。

“是呢,差不多是该把西/班/牙收了呢。”

安东尼奥紧紧地盯着正在逐渐露出锋利牙齿地猛兽。

“不过今天还是算了吧。”

“……”看着那个男人越走越远,他终于可以松口气。回头看着依旧趴在牛背上的罗维诺:“罗维诺,你没事吧?”

“你根本不需要来救我。”罗维诺终于抬起了头,脸上透露着冷漠——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和安东尼奥说话。

“保护你们是亲分的责任,我也不想让小费里失去哥哥——我知道罗维诺你的脾气让罗德里赫很生气,但是——”

“你个混蛋,别说了,你个混蛋!”罗维诺突然大叫起来,几乎是疯狂的——

“来到这里而且还遇上你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tbc

意式冷漠.jpg

评论(4)
热度(37)
©百鸟归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