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百鸟归林

《The Prayer(祈祷者)》(葡子分安利向)

>>组合比较迷【?】

吃这对吗????

吃着对吗????

吃吗????

>>安利 摸鱼 向

>>葡子分/伊比利亚兄弟

 

The Prayer(祈祷者)

 

 

  以上帝之名,神将永远保佑你。

 

※  

 

 “佩德罗,我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于那个教堂。”

 

  他套上自己的靴子,漫不经心地轻轻点了点地。

 

  

 “你几乎天天要去那里了,你把那里当做家了吗?哦,说起教堂,我觉得西/班/牙依旧在建筑的那个教堂更加不错……”

 

 “安东尼奥,你很闲。”他终于忍受不了自家弟弟的数落,他拿起安东尼奥不小心滚到地上的番茄就这样扔在了他的裤子上,“好了。这下你有活干了。”

 

  “佩德罗!”安东尼奥大叫起来,撩起自己沾满了番茄汁的裤脚——自己平时最喜欢的食物就这样被他糟蹋——他对于这样的哥哥一向无法认同和理解,当然,自己从来都斗不那个和自己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

 

  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佩德罗套上自己另一个靴子,心情愉悦地点了点地面,简直都可以点出一阵音符。他抓起一旁靠在墙上——那自己心爱的吉他,打开房门。他与原本被阻拦在外面的阳光撞了个满怀,还不忘记回头向正在用纸巾拼命擦拭自己裤子的安东尼奥告别:“回头见,安东尼。”

 

 “我真不想见到你,万恶的佩德罗。”

 

 ※

 

  佩德罗和安东尼奥是一对兄弟,长得一摸一样的兄弟。这对于并不是双胞胎的他们感到惊奇,他不是很明白明明比自己小两岁的安东尼奥为什么会用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来傻笑。如果是安东尼奥是太阳,那么自己就是黑夜了——连月亮都不是,只是黑漆漆的夜空。

 

  幸好自己的生活还算愉悦,在葡/萄/牙开了家小店,生活还算滋润——如果没有那可恶的兄弟的话。

 

  “佩德罗你最近过得好吗?我最近在迷上了意/大/利的风景,那里的一切真是太美妙了。”安东尼奥给自己来信,那里面夸赞意/大/利的字句几乎占满了整张纸,他可以想象他那时候眼睛简直可以冒出星星,“我亲爱的哥哥,你为什么不来意/大/利感受一下呢?我保证你会爱上的。再过几日就是我们父母的结婚纪念日,我有我的打算,所以我给的东西随信一起寄来了。”

 

  他赫然看见信里面夹着一张从这里前往意/大/利的飞机票,时间是明天。

 

  拿起给机票端详了许久,他最后还是拗不过安东尼奥:“他疯了。”

 

  

  虽然佩德罗不得不承认自己被意/大/利的风景吸引,但是他更加在乎自己的吉他店。安东尼奥说过佩德罗弹吉他的技艺一绝,连这个在热情之国西/班/牙土生土长的弟弟都比不过。

 

  

  直到有一天,他在一个森林深处发现了一个教堂。佩德罗打量四周,这个教堂是如此的隐蔽,隐藏在分叉无数的树中。在这个幽静神秘的森林里,竟然隐藏着教堂。阳光斑驳,打在教堂白色的墙壁上,上面爬了一些青苔,看似年代有些久远,他踩着落叶慢慢踱步靠近那里,他想起了欧·亨利著名的小说,甚至怀疑下一秒会有一个警察出现。

 

  教堂的大门是虚掩着的,轻轻推开,发出嘎吱的一声。他一愣,踩着柔软的红毛波斯地毯继续前进,他将吉他放在一排排整齐的长椅上,抬起头看着最高处镂空的天窗与四周分布的彩色玻璃,阳光在玻璃与玻璃之间折射着,最终落在了他的眼前。

 

  他顺着阳光的轨迹望去——

 

  

  在巨大的画像下,站着一个人,他穿着白色的圣衣,双手合十——那是标准的祷告姿势。阳光透过树木的缝隙,透过彩色的玻璃,最终照亮了他的周围,仿佛是他引导着阳光洒入这里一般。阳光化作散发着圣光的羽翼,拥护着这位祈祷者。他就这样静静地站在这个圣堂的最中央,嘴里吟诵着佩德罗听不懂的意大利文。佩德罗的心漏跳了一拍,他睁大翠绿色的眸子,倒映着这位祷告者的身影——温柔地意大利语吟诵着,像是吟唱着无比神圣的歌曲,那是来自上帝的声音。

  

  心里渐渐地变得平静下来,他往一边挪了挪,靠着长椅,闭上眼睛静静临听着。

 

  不知过了多久,吟诵结束了。他睁开眼,想要看清那个人。

 

   祈祷者不知不觉地来到他的身旁,神情变得严肃且气愤。他说了什么,但是佩德罗听不懂——那是与刚刚温柔地祷告词完全不同的语气,虽然同样是意大利语。她蓦然才发现面前的人是如此年轻,是如此标准的意大利少年。

 

  看了看来者无动于衷,他开始变得烦躁。

 

  “Who……are you?”

 

  佩德罗听见少年有些撇脚的英语笑了起来。这个举动明显使对方炸毛了:“my god——!”对方小声骂了句自己听不懂的脏话,但马上停住了。

 

  

  “在这样神圣的地方……稍微冷静一下怎么样?”佩德罗依旧笑着,用西班牙语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对方愣了愣:“你是西/班/牙/人?”让他惊讶的是,这个看起来是地地道道的意大利人也用西班牙语回应了他。

 

 “准确说是的,不过现在生活在别的地方——”

 “西/班/牙/人都是这样让我讨厌吗?”少年一根翘起的头发晃了晃,脸上的表情更加不愉悦了,“好了,现在语言通了,告诉我,你是谁?”

 

 “你的西班牙语真好。”

 

 “所以你到底要怎么样?”

 

  他将一边的吉他放入自己怀里:“一个游客罢了。”

 

 

  罗维诺完成了这一天的祈祷,伸了伸保持了很久姿势而僵硬的身体,略带不满地看着一直看着自己的佩德罗:“你这样一天天的在这里真的好吗?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无聊的人。”“呵。”佩德罗轻声笑起来,“我一直都是这样无聊的人,哦,我只是不想看见自己拿烦人的弟弟。”

 

  “哦?你有弟弟。”佩德罗似乎提到了罗维诺感兴趣的话题,罗维诺从楼梯上走下来,非常自然地坐在了他的身边,“真巧,我也有个笨蛋弟弟。”

 

  “你可以再靠近一点。”

 

   罗维诺听到这句话才意识到刚刚自己对这个人放松了警惕,迅速往后一窜:“你……我……才不是……”他感到自己的舌头打结,支吾了半晌。佩德罗又笑了起来——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看见罗维诺洋相笑的第几次了。

 

 

  “好了让我们谈谈那个烦人的弟弟吧——”他将一边吉他拉到靠近自己的位子,“那个人和我简直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他爱笑,开朗,明明脸和我长得一样。大家很喜欢他,而不是我这样忧郁的人。”边说他拆开了装着吉他的琴袋,用手轻轻抚摸着菱角分明的木质吉他,脸上是罗维诺从未见过的柔情,那表情仿佛让罗维诺都可以融化在糖罐子里面一样。

 

  “哦,你的弟弟真是。”他脸红了红,“啊,对了,先不说这个……”罗维诺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你能弹奏一曲吗?”罗维诺轻声询问道。

 

  佩德罗抚摸吉他的手顿了顿:“可以。”

 

  佩德罗在很多地方都表演过他那超人的吉他天赋,甚至在舞台上——而在这个圣堂弹吉他,真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他不知道多少次拿起了他最挚爱的吉他,手指轻轻地拨动了琴弦——缠绵的乐声从指间流出,慢慢地在教堂中晕开——罗维诺没有想到佩德罗的吉他声会有那么强烈的情感,将弹奏之人的情感全部注入在音乐之中,就是如同本人那样的忧郁,悲伤——不,甚至更加使人悲凉。

  

  这乐声可以唤起听者的共鸣,让人不禁动容。

  这就是一曲动听的赞美诗……

 

  弹罢,佩德罗再转头看向罗维诺,他就那样坐在那里,仿佛依旧陶醉在悠扬的乐声里面。

 

  

  “罗维诺。”

 

  佩德罗开口喊了他的名字,这让他才缓过神:“我的天,真的是太棒了!你简直就是——啊,你是专业的吗?”“不,这只是我的兴趣爱好。”“那真是可惜,如果是专业的话说不定可以大放光彩——不要在意,只是随便夸夸你……”

 

  “很抱歉,但是这次来我是来道别的。”

 

  罗维诺的话语还未说完就被佩德罗的声音打断,佩德罗说话一向很轻,但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意外提高的语气,他还未回过神就被佩德罗的话吓到了:“道别……”他紧紧咬住了最后几个字,心里一阵咯噔——他是一个忧郁的人,那动容的琴声代表了一切,仿佛这个世界上的每个角落都是他的容身之所。他带着他的吉他,每到一处便开始弹奏起那悲伤的旋律,然后前往下一个场所。

而那个流浪者,他却愿意在这个破旧,没有人的教堂里面呆那么久,聆听每天自己的祷告,这简直,就是奇迹。

 

  罗维诺知道离别这时候总会来,是的,总会来,但是他愿意让那个人就这样待在这里,看着和自己有着相似命运的他闭上眼沉浸在自己的祷告声里面。

 

  在这个圣堂里,演绎着一个心灵流浪者与另一个流浪者相遇的故事。

  现在,这个故事结束了。

 

 佩德罗看着罗维诺站了起来,月光散落在四周,为他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衣,他转过身子,对着在教堂最巨大的耶稣画像面前,做出了他最后的祷告——

 

  

  

  

 

人的生命就是如此的短暂,只不过是这个时空洪流中的一滴小水滴而已。

 

当他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已经不知过了多少岁月。意大利那迷人的魅力从未改变过,他深深呼吸这熟悉的空气,在无数茂密的树林里行走着。夜空中的星光并没有为这位勇敢的探险者提供方向——他也无需。在泥泞的土地上,在不知覆盖了多少草丛的泥土上,早已附着了他的脚印。

 

面前的景象勾起了他的回忆,无数的回忆像洪水一样袭击着佩德罗,他开始加快前进的脚步。

 

 

耳边似乎传来了吟诵圣经的声音。

 

他停在了那个熟悉的教堂门口,嘴角勾起笑容——他推开了大门。

在无数光芒下,在那中心。

 

赫然站立着他那挚爱的祷告者。

 

他踩着柔软的红地毯,携着他最挚爱的吉他来到中央。佩德罗回来了,祷告者的祷告终于结束了——他抚摸着那祷告者的墓碑,弹奏起最熟悉的音乐。

 

   在这个圣堂里,演绎着一个心灵流浪者与另一个流浪者相遇的故事。

   现在,这个故事迎来了最完美的结局。

 

    

   我愿意在这里,保佑你的安全与幸福。

 

直到你归来。

 

-Fin

 

评论(4)
热度(38)
  1. 阿斯蒂的乡土观念百鸟归林 转载了此文字
©百鸟归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