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百鸟归林

《主从》(亲子分)

>>>日常亲子分
>>>摸鱼
>>>心好累
原作向,人名与国名变换注意。

关键词:主从

-

我曾与安东尼奥同居过很多时日。

这些时日太久太久,久到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久,这件事情,必须从我的爷爷——罗/马/帝/国灭亡说起——不必惊讶,即使我现在是如此的弱小,但是那个强大的帝国是我的爷爷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这也许是我唯一骄傲的资本。

自从爷爷消失以后,我和费里西安诺的生活就变得十分艰难。我们的身份当时不是意/大/利,而是那个强大帝国的孙子,的后代,永远生活在爷爷保护羽翼下面的两只小幼鸟——如果说样子,大概就像你旁边的那个矮桌一样高——哦,说不定还矮几公分——然后呢?弱小的幼鸟失去了成鸟的保护会怎么样?
答案无可否认,我们还未展开弱小的翅膀,就被人从巢穴里面拽下来了。

随后我们被拆散,被关进了两个不同的笼子,我们兄弟的生命线从此开始了分叉。

从那时起,我有了主从的概念……

我犹记着当时那个小少爷将我交给了西/班/牙,然后带着费里西安诺走了。费里西安诺平时不太睁眼,但在那刻,他那绝望的眼神——我一辈子也忘记不了。我感到惭愧,愤怒,更多的是无助,我是他的哥哥,却比他还要没用……我曾经一度惧怕被统治——我相信这是所有人的害怕之处——不仅因为我当时只是豆丁,更加因为我们是国家,是战败后的分配品。我跟着当时的安东尼奥回家,一路上都在想我之后的命运会怎么样——即使被责骂,即使被打,我们也终究无法抵抗,只因为我是卑微的从属国,西/班/牙是我宗主国。

一开始,我极力反抗——我不听他的话,骂脏话,在打扫的时候弄乱房间,不吃他准备的饭菜,不去理会他教我的课程,我动用着全身的每个细胞去抵抗他对我的好。也许他也明白我当时的心情,也会骂我,但从来都只是轻轻地责备。

也许费里西安诺正乖乖地在打扫,以及和罗德里赫的仆人们相处的极其融洽,说不定所有人都会喜欢他。
我一直都是这样的脾气,永远也改不掉,也不讨人喜欢。
我以为他终于会忍受不了我……

但事实证明,我在不幸中是幸运的。

安东尼奥对我很好,简直和我想的截然不同——他包容我的一切错误,帮我收拾我弄乱的地方,给我吃好吃的番茄,叫我子分,什么时候都保护我,宠爱着我。

我渐渐地开始接受他,曾有一度忘记那主从关系带给我气愤与羞辱。
甚至,我出现了我感觉他爱着我的错觉。

在有次他告诉我可以有回到南意/大/利的机会时,我才再度想起了我与弟弟分开时的场景,想起了我与西/班/牙的关系——万恶的主从关系,万恶的归属国。我那与身居来高傲的自尊心再次驱使着我想要逃离的想法,即使我的身体那么的弱小。

弱小到就这样被土/耳/其抓住。

是的,我早就该想到,这次的出逃计划就这样被打断了,最后依旧是安东尼奥来救我。

不得不承认——他那时的样子真的是帅气极了。

就是从那天开始,我放弃了做抵抗。

我开始和他一起睡,现在回忆起来简直好笑——抱着枕头拼命挡住脸红的我,一步一步,如同蜗牛爬一样的速度挪到安东尼奥的大床旁边,然后跳了上去。整个头蒙在被子里面,支支吾吾地说出几个字,真是小声的根本听不清……他迟钝的样子,他那惊讶和后来高兴的样子,一幕一幕,就像电影回放在我的脑子里一样。

好了不提这个,来说接下来的事情。

那天晚上,我觉得我是第一次靠他那么近,并且认真地看他——他仅仅穿了一件白色衬衫,露出黝黑小麦色的皮肤,薄衣服下的肌肉若隐若现——那是我梦寐以求的身材。我不得不承认,安东尼奥的身材真的不错——那是时间磨炼所造就的他。他好像注意到了我的视线,翻动书页的手停了下来。

“怎么了?罗维诺?第一次两个人睡觉不习惯吗?”

他好像觉得我是在烦恼。

事实上我确实是这样。

“安东尼奥……爱是怎么样的?”
也许是我当时看他的样子入迷,或者被什么砸到了脑袋,冲昏了头脑,我居然鬼斧神差地问了他这样的问题。令我意外的是,他居然开始认真思考起来——我真想看看那个木鱼脑袋究竟会怎么样的回答我。

我真是白痴。

“爱吗?”他继续装作看书的样子,我知道他在琢磨,“就是对一个人,想要了解他,拥有他,保护他……当然,爱也有很多很多种,就像你对小费里的爱——”

“混蛋……不要说了……我不爱他,一点也不。”我撇撇嘴,后悔问出了那么白痴的问题,脸上开始发烫。

他微微一笑:“你真可爱。”

“睡觉!”我一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关掉了唯一亮着微弱灯光的台灯。

在一片漆黑中,我听见了书本掉落的声音和他的抱怨声:“我还没看完书?哎罗维诺要睡了吗——”我不去理会他,闭上眼睛,让自己完全陷入黑暗之中……

那时的我,究竟为什么会问他。
我到现在也不明白。

但之后发生的,我相信你也猜到了……

是的,我喜欢安东尼奥。
或者说。

我爱他。

不是我发疯,当安东尼奥说出他对爱的含义的时候,我再次出现了他爱着我的错觉——当然,这可能只是我的猜想——但是我最清楚我自己的感受不是吗?你也许会觉得怎么那么不可思议,为什么附属国会爱上宗主国——是啊,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但我可以确定地告诉你,我爱安东尼奥。

或者说,我曾经爱过他。

现在,经历过很多很多的我,终于可以嘲笑我当时的天真了。

在明白我对他的情感以后,什么都不知道的我,竟然告诉了他。安东尼奥先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然后揉揉矮小的我的头发,他说,他也爱我——但我却一点也不欣喜——因为他又说道:“亲分怎么能不爱子分呢。”——我那时才明白,他对我的爱,是亲分与子分之间,或者说,是对孩子,亲人之间的爱。
而我,却是爱情。

我没有注意,我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我知道,我也本该知道。我和他,是主从关系啊……他是我的宗主国,我是他的归属国……

只要一天不独立,他就会永远把我当做孩子,当做他羽翼下永远保护的幼鸟。
我们之间,存在着不平等的爱。

-

后来的事情,真的不用多说,你也知道了。

我独立了,与笨蛋弟弟成为了完整的意/大/利,我的人生离开了安东尼奥那个几何形状,又与费里西安诺的人生又交织在了一起。

我再也不与他存在任何的关系了,要说,也只有国与国之间的利益。

“当我们不是那万恶的宗主国关系的时候,西班牙,我们才能享受彼此那平等的爱。”

但是当我想享受那平等的爱的时候,我发现我再也没有办法爱上他。

因为他是西/班/牙。
而我是意/大/利。

谢谢你听完了我那么长的故事,这件事我从未和别人说起过,你是第一个知道的——哦,你困了吗?抱歉,真的很晚了,浪费了很多时间吧。就当做是睡前故事好了。

当然,故事还没有结束。

那么,晚安。

【fin】

我在干什么,我在干什么——!
感谢看完,大概是讲述了主从关系子分爱着亲分但是亲分的爱如文,但是独立以后子分变成了完整国家,才发现以前的爱是作为人类而去喜欢着安东尼奥,而不是西/班/牙。而国与国之前永远也无法有那份爱。

没有啦☆

评论(2)
热度(45)
©百鸟归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