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百鸟归林

《以你为名的光芒》【伽小】


>>伽小
>>伽罗生贺
>>摸鱼,我只是想看伽小的日常。

关键词:【光】

  他们是两个迷失在黑夜里的人,但是却互相被对方的光芒吸引。

“不是我太黯淡,而是他身上的光太耀眼。”
“那束光芒以你为名,并且照亮了我的世界。”
-8.5上将生日快乐-

《以你为名的光芒》(CP:伽小/一点卡伽)

【壹】

临近某些特殊的日子,小心变得爱回忆往事,就像那些年事已高的老人给孙女们讲述自己年轻的故事一样,但他可不擅长讲故事——所以他选择把它写在自己的记事本上。或者可以这样说,临近那些日子,他总会翻翻自己的记事本,透过那些简笔画,和黑白分明的文字开启自己脑海内深处的记忆……

在昏暗的夜色下,他坐在被惨白灯光笼罩的书桌台前,翻开那本记事本,开始自己的回忆旅程。第一页映入眼帘的,就是他和宅博士超人们的合照。
小心的目光掠过了开朗大力的开心,大胆善良的甜心,健忘可爱的粗心,自恋死对头的花心,划过了深爱着自己的宅博士,落在那张合照里面站在自己身旁,亲密的搂着肩,笑得灿烂的蓝发少年。

他是谁?
他叫伽罗——是他的拍档,是他的魔方,是他的战友。
或者说,他是他的光。

小心一辈子都会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场景。

说实话,那个形态,还是初次见面状态的伽罗让小心感到好笑。就像是一个不起眼的电饭煲混在被控制的家电里面,小心看了对方半天才确定他才是造成这次大规模家电暴走的罪魁祸首,随后那个电饭煲——抱歉,是伽罗的初始形态——被一阵小心从未见过的漂亮的莹蓝色火焰所包围,最后变成了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他望了望窗外正闪耀着光芒的繁星,将日记本往后翻了几页。

后面几页正记载着那之后发生的事情,自己救了他好几次,最后伽罗又救了自己几次,当然也打了好几架——想到这里,小心的表情变得柔和,虽然在外人看来还是那张不变的扑克脸。

当他亲手将伽罗遗失的徽章戴在他的胸口时候,他看见伽罗终于舍弃了那副紧绷的面孔,露出了释怀的表情。

随后,出现了小心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场景——
在那片和伽罗一样蔚蓝的天空下,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透过墨镜依旧可以看见那抹蓝眸里充满着小心从未见过的坚定与一丝欣喜。

“阿德里星球,骑士上将,编号TC9527,伽罗,愿听差遣——”
那铿锵有力的誓言,就像周围的岩石一样坚固,并且久久在山谷中回荡。小心明白,他更加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伽罗同意留在星星球,留在这里——或者说,他愿意留在自己身边。

即使那时候的他们谁都不会想到会迎来这样的结局。

那是小心有生之年中,见到最棒的光景之一——
那束莹蓝色的光芒,一点一滴地开始渗透入自己的生命之中。

小心拿起书桌上的水杯轻抿一口,将自己从回忆中拉回现实。脑子里面的画面最终还是变得空白——或者说他将脑里面的一切化为了记事本上的画面与文字——他的目光仅仅注视着那页本子上自己画了很久的,行着军礼的伽罗,那样标准,那样坚定,就仿佛下一刻他会跳出本子来到他面前,再一次说出伴随着他一生的誓言。

小心的画工很不错,本子上的画都是他画的,也得到过一些人的肯定。但是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没有把伽罗画出千分之一的真实……

因为这都只是枯燥无味地平面。

好似想起了什么不妙的东西,一直理性的他马上将脑袋里面糟糕的想法清空,继续翻到记事本的下一页,扑面而来的记忆再次向他袭来。

那是小心将伽罗带回来的第二天,他向大家介绍了伽罗。

“我是伽罗。”伽罗礼貌地向大家打招呼,并且微微鞠了一躬,伽罗有着独特的外貌与不凡的气场,马上博得了年幼们超人的注意。博士也对这样礼貌正常的伽罗有了好感,特别是单纯开心他们马上围在这个新伙伴周围问东问西,这让很久没有与人相处如此热情的伽罗有些为难。然而小心却分明看见了在自己家人中心的伽罗,露出那愉悦的笑容。

与开心他们形成明显差别的,是花心。

花心不知是因为伽罗抢了他的风头还是对于新来的伙伴的警戒心,他远离开心他们形成了包围圈,只是拿着镜子,也没有像平时一样梳理臭美。

“怎么了。”

小心察觉到对方的不对劲,走过去关心地问道。

花心似乎对于小心的问候并没有什么反应,偏了小心一眼——这样的动作和态度他早已习以为常,他以为花心会像平时一样嘲讽自己一番,但是没有。菠萝头少年只是更加靠近小心,还顺势看了看被人包围的,显得不知所措的伽罗,小声地说道:“他真的值得你信任吗?我没记错的话,前几天的电器暴走是他干的吧——如此强大的一个人,真的留在这里可以吗?你确定他不是卧底……?”

“他可以。”
小心不假思索地回答。

花心面对小心这样的态度也没有说什么——他拥有极好的推导能力,更不是开心那种不会读空气的KY,他看得出他说出这样的话语,在这种气氛下已经很尴尬了。

他看出了小心对于伽罗无条件的信任。
最后也只是叹口气,摆摆双手来了一句主角多想了的话语。

小心对于花心的话并没有过多放在心上,也没有去责备他——因为他明白,当他把伽罗带回来的那一刻他就明白。
伽罗不会得到完完全全的信任,即便是现在看上去那么单纯的他们。

那天夜晚,伽罗告诉自己,他隐隐约约听见了花心的话。

伽罗坐在小心的对面,紫罗兰的房间里面充斥着只属于夜晚的神秘与寂静,伽罗逆着月光,微微扬起笑容:“我从阿德里灭亡的那时候起,再也没有值得信任和信任我的人了——我当时的好战友也因为一些事情会痛恨我,更别说没什么亲人的我了。所以……能看见你救我我已经十分高兴了……”
“伽罗,过去了。”

不善言辞的小心只是说了这样几个字。

他不会安慰人。
但他不想看见伽罗不开心的样子。

“谢谢你,小心超人,愿意相信我。”

伽罗再也没说什么,只是突然抬起头,望向窗外皎洁的月光,月光将他莹蓝色的发丝,眸子照的通亮,在一片黑暗里显得幽静明亮,小心不禁睁大了双眼——那抹莹蓝是黑夜中最明亮的光芒。

我们是两个淹没在黑夜中的人。

但他却拥有光芒。

【贰】

指间在一页页文字图画中游走,所有的记忆都像走马灯一样映照在他的脑海中——高兴地,不高兴地,悲伤地,全部全部,都明明白白的印刻在脑内。蓦然他将眼神转移到了在记事本不远处的日历上,上面有个格外清晰,标注着红圈的日子。小心平静地脸上终于有了动静,虎牙小幅度地轻咬嘴唇。

八月五日——这是小心重视,也是不愿看见的几个日子之中的一个。

他盯着日历有些出神,好似想起了什么,但马上他就清醒了。

这是他走后,第三个八月五日了。
自己究竟在迟疑什么。他不明白。

【叁】

那个八月五日,夜色很好。

伽罗坐在屋顶上,望着漫天的繁星,一副百看不厌的样子。小心轻轻攀爬而上,避免发出响声而影响到他的观赏,他慢慢挪到伽罗的身边,伽罗似乎没有发现轻手轻脚靠近自己的小心,他只是看着夜空,若有所思。
而在远处的天际那边,还有一颗又亮又大,高悬在夜空的孤星,它是那样的灿烂动人,散发着迷人的光芒。在那茫茫的夜色中,它依然焕发出迷人的光辉,闪烁着独属于自己的美丽动人。

“伽罗。”他突然开口,打破了缄默。
“恩?”在一旁赏星的人只是发出一声轻哼。

“生日快乐。”

伽罗被小心突如其来的祝福一愣,方才想起什么一样,笑了起来:“啊,对哦,今天是我生日啊。”

这个玩笑不好笑。

“已经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没有人给我过生日了。”生日主人公说道,继续抬起头看着满天的星空,那些光芒倒映在他湛蓝色的眸子中,形成一片星海,“也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见生日快乐的祝……”话未完,他便感受到身旁黑发少年将手悄悄压在自己的肩膀上,这个举动不禁让他停下阐述。

“怎么能在自己的生日说丧气话呢。”他回握那个少年有些冰冷的手,勾起嘴角。

伽罗又笑了,但在小心眼里,这个笑有些勉强。

“好了,结束话题吧,谢谢你的祝福小心——今天不早了,回去睡觉吧。”

小心还未开口说些什么,伽罗便已经跳下了屋顶,投入一片黑暗之中。亲眼看着那人的背影渐渐与黑暗融为一体,他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那颗孤星依旧在黑夜中闪烁。

即使它的光芒在黑夜面前那么渺小。

【肆】

小心乘上了前往山上的公车。

不为什么,只因为今天是那个人生日。

他记不清自己究竟给伽罗庆祝过多少个生日,他只知道生日那天他能给予伽罗的,永远只是简单的口头祝福——没有美味的蛋糕,没有动听的生日歌,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生日快乐”,却足以让那位驰骋战场的战神满足。

而他的手里,紧紧揣着那本记事本。

一路熟悉的风景被快速甩在车窗之后,小心没有玩弄自己最喜爱的魔方,而是一页一页翻看着自己的记事本。

那本记事本看似崭新,却早已因为不断地翻看而变得有些破损。

车辆因为山路的颠簸而震动,他不小心将手中的记事本甩了出去,记事本掉落在对面座位底部,小心无奈地叹口气,弯下腰去寻找。他伸出的双手摸索着本子的位置,却被另一只温热的手所触碰到——他的动作因为那只手而停下 那只陌生的手似乎捡起了落在地上的记事本,他直起身子,看见手的主人将本子递在他的面前:“当心点。”

“阿卡斯……”

他喊出了那人的名字。

“我还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阿卡斯将本子送还给小心身边,从对面的椅子坐在了他的身边,“你也是去看伽罗的吗?”

“是的。”他低头盯着自己的本子。

“真巧啊……我以为,又是我一个人给他过生日呢,毕竟前几年你都没有来。”红发少年往后靠在座椅上,盯着公交车顶部,不知在思考什么。
“今年我们都去了。”他回答,将记事本好好放在包里。

“是啊,伽罗一定会很开心的……啊,到站了,我们走吧。”

在走路的路途中,小心本来就话少,所以阿卡斯与小心并没有过多的话说,他们也只是讨论近期的自己的状况,小心才得知阿卡斯几乎在每年的八月五日都会来这里帮伽罗庆祝生日。
“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过我很惊讶你前几天都没有来。”

“抱歉,那几天我有事。”

小心回答道——尽管他自己明白,他在说谎。

前几年他不是忘记了,也不是因为有事——而他是在逃避。
他终究没有从那片黑暗中走出来,因为他失去了光。

阿卡斯回过头打量四周的风景:“真的是没变啊,三年了。”

“这三年,我们过得都很辛苦呢。不管是你,是我,还是伽罗……”
“我们把他葬在这里,是个明智的选择。”

他停了下来,因为面前就是那个人的墓碑。

他们没有带来白色的花束,也没有带来悲伤的心情——因为他们不是来扫墓的。

阿卡斯和小心是来,给伽罗庆祝生日的啊。

小心从包里带来了蛋糕——不是甜心做的——和几根蜡烛,小心翼翼地插在蛋糕上,阿卡斯点燃了火焰。
望着火焰跳动的样子,小心才想起来他根本不知道伽罗今年多少岁了。

“我们的生命不是以年龄来计算的。”阿卡斯站在他的身后,眼中倒映着蜡烛红色的光芒,“我们的生命就是在燃烧,当那束燃烧的光芒停止的时候,我们便消失了。”

小心防止风吹散蜡烛微弱的火焰,用手微微遮挡,轻声呢喃:“光芒么……”

不知不觉,四周的天空也被黑色笼罩,墓碑四周莹蓝色的光点变得更加显眼。身后的阿卡斯迎着光芒,抚上冰冷的墓碑。

他几乎在同一时间与小心的声音重合——

“生日快乐,伽罗。”

没有热闹的派对,没有华丽美味的蛋糕,没有欢快的人群唱生日歌,只有在夜色里面的一片安静,和两个不约而到来的宾客,一小块蛋糕,几根蜡烛,与莹蓝色的光点为他的生日点燃祝福。那些莹蓝色慢慢飘向天空,仿佛在为阿卡斯与小心传递他们的心意。

小心不禁想起在那个生日里投入于黑暗的伽罗。

现在的伽罗,大概比较幸福吧……

我们就像是在黑暗中迷路的旅者,都被你的光芒所吸引。

“伽罗,你是我的光。”

他伸手接触想要那些莹蓝色,但那些光点立刻就消散了。

阿卡斯无言地看着小心把包里的记事本掏出来,从里面拿出什么东西,放在他的墓碑上。

“那是什么?”

“那是礼物。”他笑了,“我走了。”

小心与阿卡斯擦肩而过,一身的黑色让他迅速与夜色相融,阿卡斯终于将注意力放在了小心放置的东西上——在早已经失去庇护而熄灭的蜡烛与蛋糕旁,放在一个信封。他好奇地伸过手拿起信封,只看见上面写着简单的字。

【致伽罗】

他最终还是没有拆开信封,只是放回了原处。

阿卡斯抬头看了看夜色,正中间的一颗星正闪着耀眼的光芒——如同给人指路一般。

“生日快乐。”

“上将大人。”

【致伽罗:

生日快乐。
原谅我有些事,无法说出,只能写出。
今天我不知道是你多少岁的生日,但我知道,这这是我在你成为星星之后,为你庆祝的第一个生日。无法忘记那一天,你散落下来的满天莹蓝,就像我陪你看的星空一样美丽。
那是我一生中见过最美丽的光芒。

感谢你的光,照亮我的世界。
遇见你,也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
                                                                    小心超人】

那束光以你为名。
并且照亮了这个世界。

【Fin】
-8.5-

评论(4)
热度(71)
©百鸟归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