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百鸟归林

《归家》(双雄only)

《归家》

>>双雄CB向丨看完战神归来的脑洞

>>一个渣自我修养的故事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

  

   宅博士轻手轻脚地从实验室离开,希望路过超人们房间的时候不要打扰他们的睡眠。今晚发生了一系列事情几乎让他们现在才可以好好休息,开心他们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就回到房间里面,他们毕竟还是孩子,就算是机器人睡眠也是很重要的——想到这里,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作为人类的他打了一个哈欠,准备回房休息。

 

   他看了看自己的夜光手表,时钟已经指向凌晨一点。

 

   慢慢走向自己亲爱的孩子们的房间门口,一盏盏熄灭的灯光诉说着他们的疲惫,然而最边缘的房间的灯光依旧亮着,他不禁皱眉,想要告诉那个坚强的孩子要早点睡觉了——尽管他知道那孩子可能今晚难以入眠。

 

  敲了敲那个房门,却无人应答。宅博士愣了愣神,对于那孩子深刻的了解他马上知道他的下一个目的地是哪里了。

 

 

  宅博士爬上自己的房顶,在漫天的繁星下看见熟悉的黑色身影。

 

   “小心——”他叹口气,想要叫今天忙碌了很久的人去休息,“超人”二字还没有喊出,宅博士就停了下来。

 

  因为他看见平时最不爱笑,最不喜欢说话的孩子,露出了那久违的笑容。

 

  上次看见这孩子的笑容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也许久远到他自己都忘记了。

 

  在宅博士意料之外的是,他并没有和自己许久没有见到的拍档说些什么,他们两个就仿佛事发之前约定好的一样,只是望着灿烂的繁星,四周一片寂静。这也许就是他们之间独有的相处方式,宅博士这样想到。他对于伽罗的了解也仅仅只停留在表面,小心与伽罗之间更深处的东西,他也无从涉及。

  即使他很不想打扰这对拍档之间属于他们的静谧,但时钟滴滴答答的声音也不断提醒着自己作为家长,去督促这些忙了很久的孩子该做的事情。

 

“小心,伽罗。该睡觉了。”

 

“啊,博士。”伽罗脱下墨镜,“那么晚还不睡吗?”

“这句话该我问你们啊。”宅博士叹气,“开心他们都已经睡了,今晚最累的应该就是小心了吧?你们不该去休息了吗?”

 

 伽罗点点头:“恩,那我们去休息吧。”在一旁的小心一如既往地没有说话。

 

 在一片沉默中,小心动身准备离开,伽罗也紧随随后,却被宅博士深处的手臂拦住。蓝发青年不解地看着宅博士,随后他露出笑容,走上前拍了拍与他差不多高伽罗的肩膀,小声地说道:“欢迎回来。”

 

小心的眼神往后偏到了博士所做的一切,嘴角微微勾起笑容。

 

他知道,他还欠伽罗一句话。

伽罗也欠自己什么。

 

-

 

“你第一次来我新的房间吧。”一直在前面的小心冷不丁的冒出这样一句话,这句话让走神想事的伽罗有些措手不及,只是敷衍的“恩”了一声——他没想到小心会突然说到这样一句话。

说实话,他也不是第一次进小心新的房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超人们的房间摆设发生了变化,这让还是灵魂形态的伽罗吃了一惊,在脑内再次给宅博士贴上“有钱”标签之后,他开始努力回忆超人们房间之前之后的变化:开心的房间似乎没什么变化,甜心的书又多了,粗心的武器又多了,花心的镜子又多了——在自己消失的几年中,他通过房间的变化看出了大家的变化。

 

这段时间,不长也不短。

 

短的只是机器人永恒生命中的一个瞬间,长的却让一个坚毅的人仿佛痛苦了一辈子……

 

思绪被小心嘎吱的开门声打断,伽罗湛蓝色的目光再次倒映着这片熟悉的光景。

 

“小心,原来你喜欢健身啊。”他故作轻松,开玩笑似的说道。却刻意避免那个进门就可以看见的自己与他的相片。

 

他还记得,他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作为灵魂形态的时候,进入小心房间,就被眼前琳琅满目的健身器材吸引了——小心似乎从前并不这样喜欢健身。不一会,他就注意到放在进门的桌上,有一个相框。只可惜那个相框是被人压倒的,无法看见里面的照片。他不是实体,他无法触碰,他的脑子里面似乎跳出了什么,然而那时间伽罗只是认为那是自己的自作多情。

 

然而他看见小心跪坐在门口的时候,他知道了——那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啊。

 

现在,伽罗嘴上调侃着房间里面的种种,可以触摸到房间里面的任何东西,却无法提起在小心床头与进门的照片。

 

“伽罗,今天你睡哪?”

 

当他的心思还在房间里面的时候,气氛却因为小心这一句瞬间尴尬。

 

他看了看房间里面唯一的床铺,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憋出一句:“像,以前一样好了……”——像从前一样,是指自己变成魔方——他活动了一下恢复不久的身体,似乎有些想念从前的生活。

即使有时候会被扭得腰疼,但是那样的生活,真的很棒。

 

 

“不……今天……你……”小心忽然开口了。

 

“打地铺吧。”

 

“哎?”

 

-

 

在伽罗很小很小的时候,父亲带着他四处到外星球执行任务,那时候,他与父亲就像不断迁徙的候鸟,在一个个星球游荡。不断在陌生的星球安身,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月,等到任务结束以后,再踏上旅途。

 

在遥远记忆的深处,伽罗知道自己曾经来到过星星球。然而当时碰见了什么事,他却记不清了——连上那抹黑色,模糊至极的身影,也记不得了。

 

伽罗只知道从那件事以后,心中莫名多了一个念想——想要成为英雄。

 

 

他的脑海里慢慢勾画出这样一幅画面——小小的自己坐在长椅上,身边坐着那抹熟悉,陌生的身影,顽皮的自己的腿在半空甩动着,身边的那个人似乎正笑着看着自己——就连声音也无比真实,仿佛自己回到那时一般……

 

“超……人……哥……”

 

“家,是什么……?”

 

小小的伽罗对身边的身影问道——看见这一幕,伽罗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嘲笑一下当时幼年无知的自己——是的,伽罗漂泊了大半辈子,似乎“家”这个名词已经很久很久与他没有关系了……

 

【家】是什么呢?

他现在似乎也很难回答这个问题。

 

“家啊。”他身边的人好似抬头看着天空。

 

“是,你回去的地方。”

 

伽罗的眼前突然闪过一道刺眼的光芒,眼前的画面蓦然变得模糊,下一秒就要消失一般。

 

“那个地方……”

 

在还没有来得及听清那人说的话之前,他已经完全被那道光芒淹没。

 

-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那道刺眼的白光瞬间消失不见,幻化为从身边窗口射入房间的温暖阳光。湛蓝的天空与清晨的鸟鸣终于使他清醒过来,支起身子,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他才意识到刚刚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真实的可怕的梦境。或许是自己太久没有在床上安安静静地睡眠,或是前一晚太忙碌,更可能是回到熟悉的地方的安心,这使得平时一直处于浅眠状态的伽罗,难得睡的很香很沉。

 

最熟悉的那抹紫色蹲坐在铺在地面上被褥的一角,脸上依旧是淡漠。

 

“你醒了啊。”

 

“啊,早上好。”他还没说完,就听见门外的一声巨响。

 

“各位,我的早餐做好了哦!”

“甜心?等等——”

“别想跑,甜心保护罩!”

 

逐渐清醒的他依稀听见房门外的吵吵闹闹,刚刚还在梦境中意犹未尽的伽罗终于感受到了最现实的感受——真的,回来了啊。

 

然而却听见了这个早晨最悲伤的消息——早餐是甜心做的。

 

他犯难地看着走近房门打探外面情况的小心:“我们怎么办……啊……”

 

“伽罗,今晚,和我去一个地方。”

 

“晚上?”在铺被子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是。”虽然很细微,但是伽罗看见小心的眉头皱了一下。他有种预感,这个地方对于小心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他也只好同意。

 

【大哥哥,家是什么呢?】

 

他的脑中,似乎还遗留着什么。

 

-

 

说是晚上,然而在下午他们就出发了,伽罗疑惑地问小心那个地方很远吗,小心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了句:“很远,也很高。”

 

那我去过吗?伽罗再次询问。

 

这次小心是真的沉默了。伽罗也不敢多问——他知道自己好像问到了不该问的东西——伽罗与小心几乎沉默了一半的路程,即使这样的沉默在他与小心之间十分常见,这是他们之间独特的交流方式,一个眼神,一个细小的动作,对方就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的沉默带有沉重的色彩。

 

路上的时间似乎过得很长,伽罗发现他与小心正步行在一个山坡上茂密的森林之中,天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露出染上一片橘红,四周的花草树木也安静至极,只有偶尔吹过的微风才听得见它们摆动的沙沙声音。在这一时刻,这个地方所有的生命都被沉静所淹没,生灵仿佛就在沉睡着,没有一丝声响。让在其中步行的人不禁放轻声音。

 

不一会儿天色就被夜幕吞噬,他与小心也快到达山顶了。

 

“我以为,我不会再来了。”

 

在他后面的小心突然开口,伽罗回过头望向小心,他注意到小心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微风吹拂起他紫黑色的发丝,嘴角的虎牙微微嵌入下唇,暗红色的眸子向前凝视着,本来毫无波澜的眼神里面涌动着什么……

 

伽罗知道,这是小心少有的感情表露的体现。

 

他顺着小心的目光望去,眼前被一阵熟悉的莹蓝色淹没。

 

在他的不远处,是一棵高大的树木,在树木的下面,静静地躺着一个石碑,石碑看似有些陈旧,上面被青苔覆盖,字迹似乎也有些模糊。但看得出是被人好好爱护这的,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石碑的四周,散发着与他能量焰一样的莹蓝色……

 

伽罗忽然明白了,下一秒,他就开始害怕他的猜想是真的。

 

这算什么?

 

他猛地回过头看向原地不动的小心,轻轻咬了咬嘴唇。

 

他开始疑惑,他开始不解,他更加不明白,自己现在不是灵魂形态,而是真真切切的在这里,为什么,小心还要带自己来这种地方?

 

就好像是——

在为自己悼念一样。

 

“小心……”许久,他也只是喊了最挚爱的拍档的名字。

 

话音刚落,小心终于动了,伽罗借着莹蓝色的光芒终于看清了他的样子。小心一步一步慢慢走向那块石碑,与伽罗擦肩而过。

 

“我曾经在这里,梦见遇到你。”

 

“然后,你就消失了。”

 

说着说着,小心将手慢慢抵向那块冰冷的石碑,伽罗也走向石碑,终于看清了上面的字迹,也印证了自己的猜想。

 

莹蓝色的光点飘向空中,周围的生命一片寂静。

 

你很会选地方。

伽罗很想那么说,但是没有。

 

但是下一秒,小心做出的举动让伽罗真真切切吓了一跳——小心抚摸石碑的手中开始凝聚能量,绿色的光芒让他很快就知道这是发射激光的预兆,伽罗想要踏前一步阻止小心看似愚蠢的行为,但是被他的一句话停下了。

 

“伽罗。”

 

“欢迎回来。”

 

随着一声爆破声,那块看似坚硬的石碑被小心激光轻而易举的毁灭——刻着自己名字的石头从半空中向四周飞去,原先摆放石碑的变得空无,唯有那些不变的莹蓝色光芒依旧闪烁。站在前面的小心似乎并没有被波及到,他只是站在那里,脸上露出了伽罗很久没有看见的微笑……

 

伽罗站在原地,也舒心的笑了。

 

不管过了多久,他们依旧。

 

心中有什么东西被逐渐填满,脑中的记忆再次回转——

 

“家是什么?”小小的自己问道。

“是你回去的地方。”身边模糊的身影这样回答。

“那里,有你思念的人在。”现在的自己这样说道。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是,小心超人。

我回来了。”

 

-

 

Fin

评论(4)
热度(202)
©百鸟归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