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百鸟归林

《没有你的曾经(九)》【亲子分】

万年老坑被我捡回来了

不管是哪个世界。

罗维诺还是罗维诺啊。

Chapter.9

 

   罗维诺·瓦尔加斯发誓,他无时无刻不想回去属于自己的时空,远离这个在他身边正在帮他削苹果——还是可爱的小兔子样子——的安东尼奥身边。

 

   醒醒,南意/大/利,别荒废伊丽莎白对你的帮助。

  

  “罗维诺你还要葡萄吗,今天刚刚摘下来的哦?”

 

   然而现在躺在曾经自己睡过无数个日子、符合现在的身高的、软绵绵的床上,活脱脱好像一个小少爷,吃着旁边安东尼奥递过来的水果的样子,一点也没有说服力——该死的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的——罗维诺禁不住反复问自己这个问题,即使一点行动变化都没有,他那本来就塞满了一堆复杂东西的脑袋瓜子开始运转。

  

  来这里多久了——他自己都没有想过。那么,另一个时空,真正的自己怎么样了?是不断沉睡着,还是只剩下掏空了记忆的残骸?哦,上帝,那里的费里西和安东尼奥估计都急坏了吧,特别是那番茄混蛋着急的样子,就像是自家的番茄田被糟蹋了一样的那种表情。

 

  想到这,罗维诺情不自禁笑出声。

  

  在一边准备起身去拿水果的安东尼奥听见那个孩子“噗嗤”的声音回过头,眼睛似乎在那一刻就停留在这个沉溺在清晨阳光之下的棕发孩子身上。安东尼奥清晰地看见那个脸上永远只有皱眉、生气表情的孩子露出了笑容,肥嘟嘟的脸上透着像番茄一样的红润,嘴角微微勾起,黄绿色的眼睛微眯,似乎呆毛也开心地颤抖了起来。

 

  “罗维诺?”

  

  “啊,安东……”

 

  那一刻,思考的脑子瞬间停止,随后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卡了机。罗维诺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做出了什么愚蠢的表情——在他看来是多么笨——下一秒他的脸就彻彻底底变成了番茄,红的可以按出汁水的那种。

 

  那是不同于费里西安诺的可爱。

 

  ——天使。

  安东尼奥脑子里面好像只剩下这个词了。

 

  “罗维诺……你是番茄派来的天使吗?”

 

  “哈?那是什么玩意?”

 

  罗维诺对于安东尼奥的脑回路再次感到绝望,绝望到他又忘记今天的计划了。

 

 -

  

  “罗……罗维诺,你没……睡……醒吧?我是……安东尼奥啊……”

 

   安东尼奥感到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开始颤抖,下一秒就要爆炸的那种,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

 

   随后拿着水杯进来的弗朗西斯似乎被安东尼奥这样的声线吓到了,他突然停下步伐,茶杯险些从手里掉下去——真是可怜了亚瑟送给兄弟两上好的茶具——弗朗西斯显然没有意料到接下来发生的状况,接下来的话甚至直接可以把安东尼奥扔进了无穷尽的黑暗之中。

 

  “安东…尼…没有听说过,所以你是谁?”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

 

  “可恶的家伙,名字太长了,你可以住嘴了。”

 

  “哥哥!这很不礼貌。”在一旁沉默了许久的费里西安诺叫了起来,因为他重来没有看见过自家哥哥这样对安东尼奥,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

 

   这下安东尼奥可以确认罗维诺是彻底睡傻了。

   弗朗西斯以防接下来有更大的打击而让他手上的易碎品彻底消失,将茶杯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开什么玩笑,罗维诺不认识安东尼,就像亚瑟做出了能吃的饭菜一样不可思议——”弗朗西斯还没有开完那个粗眉毛绅士的玩笑,就受到了来自罗维诺尖锐的眼神攻击:“这个让我很不舒服的胡子大叔又是谁?”

  

  “罗维,你连弗朗西斯都不认识了吗?”安东尼奥更加惊讶了,“难道你是……失忆了吗?”

 

   这是什么狗血的任勇洙家的电视剧吗?

 

  “好了,各位,”平时最不正紧的弗朗西斯似乎是这里最冷静的一个人,他拍拍手,打破死寂,“我们为什么不,坐下来,先和口茶好好聊一聊呢?”

 

  

 -

 

   失忆的——先这样称呼吧——失忆的罗维诺现在很不清楚情况,十分不清楚。手里捧着热乎乎的茶杯,里面的红茶冒着热气,他的脑子一片空白,或许只剩下自己的名字了。打量现在的身体,身上穿着在他眼里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的衣服——大概是衬衫——看上去十分居家,而且身高拔高了不少公分,但是一旁镜子里面映着的脸无时无刻不说明这就是罗维诺。

 

  “失忆”的罗维诺似乎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他来到了自己长大后的世界。

 

  自己长大后真是帅气——他不禁盯着镜子里的人看了起来。

  

  不过现在在面前的人真是可怕。他的好心情没持续多久,又转过头去面对现实——那个金发有着邋遢胡子的大叔似乎一直在说什么“这肯定是那个该死的亚瑟的魔法”——那个叫亚瑟的人和他有仇吗——一旁听着大叔唠叨的自家长大后的弟弟——该死我居然认得出来——费里西安诺显得有些无奈,眼睛和小时候一样眯成一条线,而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叫安东什么的棕发青年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脸色似乎很是不好。

 

  看着那个人暗淡的脸色,他终于不忍开始好奇,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呢?  

 

  “我大概明白是什么情况了,我,似乎来到了未来的世界。” 

 

  “未来?”

   

  “对,我的记忆似乎只停留在我小时候和费里西安诺罗/马爷爷生活的时候。你们我完全没有见过。”他强忍心中的不爽和面前的人开始好好地聊天。

 

  “哦,那还真是,那么先自我介绍吧。我叫弗朗西斯,是法/国,然后这是你的弟弟,不过你好像认识他。恩,那个黑皮肤的家伙是安东尼奥,代表西/班/牙。”

  “什么,他就是西/班/牙?”罗维诺猛地抬起头,断片的记忆开始被什么东西渐渐填满。

 

  这句话似乎按下了他脑内的播放键,一些记忆逐渐清晰起来——罗/马爷爷消失,自己被迫与费里西安诺分开,被各自的宗主国带走。而西/班/牙,正是带走费里的那个国家。

 

  突然涌进来的这段回忆只能带给罗维诺痛苦,轻咬下唇,他的两只手轻微摩擦着茶杯,里面的红茶似乎变得不再温热。

 

 “罗维……”安东尼奥不知道为什么罗维诺突然消沉了下来,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摸子分的头。

 

 “别碰我!”罗维诺忽然大叫一声,让安东尼奥的手停在半空。

 

  弗朗西斯的叙述也因为罗维诺突然的大吼不再继续,他分明看见平时像阳光一样灿烂的安东尼奥收起了嘴角的笑容,把手也重新放回自己腿上,眼中的那片光芒消失不见——就像他海战战败那时候的表情一般。

  

  “对不起,现在的我对你来说,是陌生人啊。”安东尼奥蓦然站起身,“我去外面转一转。”

 

  罗维诺显然没有意料到这样自我保护的举动会伤害面前的人——因为在他的眼里,这个人就是侵略者。

 

  他想,他究竟来到了一个怎么样的时代,才会让从前的侵略者被自己的一言一行影响。

  

  待到安东尼奥走后,弗朗西斯才开口:“罗维诺,我知道你现在的样子……但是安东尼奥他……可是为了你的事情几乎三天没有好好休息。”

 “所以他为什么要那么关注我?”罗维诺忍不住看了看旁边一直注视自己的费里西安诺,“我们不是国家吗,为什么国与国之间,会这样?”

 

 

  难道国与国之间,不是只有战争和利益吗?最后一句话他并没有说出口。

 

  “现在是和平的时代。”弗朗西斯走近罗维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他一直都是,最看重你的亲分……”

 

  然而,这句话,他并没有听懂。

 

-

  在那一个夜里,罗维诺做了一个梦。他看见一小小的自己,不过在在他的身边不是费里西安诺,不是爷爷,而是那个安东尼奥。

 

  他看见那个比现在还年轻一点的青年用坚实的手臂围住了自己,而自己却在他的怀抱里哭泣;他又看见小小的自己给了他一个头槌——这是他的得意技能——而安东尼奥并没有责怪他,只是轻柔地抚摸自己的头发。

 

  罗维诺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这样的宠爱——习惯了在弟弟阴影下生活了罗维诺,已经找不到一个可以像爷爷一样可以宠爱自己的人了……

 

 如果真的如同弗朗西斯所说,或许在这个世界的他,能够得到最棒的归宿——一个不仅有弟弟,更有人爱着自己的一个世界……

 

 罗维诺张开眼睛。

 

 他醒了过来,只听见了身边费里西安诺安静地呼吸声。

 

 他发现眼睛已经变得模糊。

 

TBC

 


评论(4)
热度(39)
©百鸟归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