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百鸟归林

一个关于抱枕的故事(维勇)

一个关于抱枕的故事(维勇)

 

>关于今天出的预览图的脑洞

>一对笨蛋夫夫的故事

>同居注意

 

-

 

  今天本来可以是美好的一天。胜生勇利这样想道。

  

  然而他现在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他看着自己手上白色的,长条形状的,软绵绵的东西,手不停地在颤抖。忍住了把手上这件物品从窗外丢出去,并且希望在莫斯科寒冬的气温下它可以冻成冰块,最好再来一辆汽车碾过去让它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冲动——谁来告诉他,他手上拿着,印着自己样貌,躺在床上——还一脸诱惑,衣服都没好好穿好——的抱枕,是,怎么,回,事?

 

  这个屋子里面就住了两个人和一条狗,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个家里谁会干这件事。

 

 “维——克——多!”勇利大声喊出罪魁祸首的名字。

 而回应他的只有在被他惊醒的马卡钦从沙发上滚下来的巨响。

 

 那家伙有点事出去了。

 出去的真是时候。

 

 祝他哪天滑冰摔倒顺便有个人路过用冰刀剃掉他仅剩不多的头发——醒醒,胜生勇利,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一脚踩在被他撕得粉碎的快递包装上,塑料纸发出咔吱咔吱的声音。

 

 看着依稀可以辨认的发货地址,他突然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责骂那个人。

 

 哦,那就削出个地中海好了。

 

-

 

 维克多裹紧大衣快步走在繁忙的街头。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天格外寒冷。刚刚又连打了几个喷嚏,他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感冒了。

 也许是家里的那个人想自己了——想到这他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走进熟悉的街角,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维克多的脑子里面已经忍不住开始思考了,今天打开门以后会是怎样的场景——是勇利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碌,整个房子弥漫着日本料理的香气,还是躺在沙发上抱着马卡钦小睡,等着自己一个吻吻醒的睡美人?他还没打开房门就觉得浑身发热了。

 

 “我回来了!”

 

 露出这一天最美好的笑容,维克多的嘴已经弯成了心形,他打开房门,隔绝掉外面的严寒,投身入温暖的公寓,他好似已经闻到了饭香。

 

 真是美好的一天——这是维克多打开房门还没对上勇利死掉一般的眼神之前最后的想法。

 

 事实证明,在看见勇利的一瞬间他所有美好的幻想瞬间灰飞烟灭了——并没有饭菜的香气扑鼻,也没有勇利回应的“欢迎回来”,只有他一脚踩在散落在门口的快递包装塑料纸摩擦的声音。

 

 “回来啦。”勇利语气冰冰的,好像要把维克多扔到外面冻上的河一样。

 “勇利——”这时候维克多告诉自己应该使用那个百用不烂的招数了——撒娇。他像个大型犬一般挂在勇利身上,还时不时在对方身上蹭,顺势凑在耳边,轻轻喊上那个人的名字。一般来说都到了这一步,勇利肯定会红着脸把身上的人掀下来然后说着“好了好了维克多”就高兴地走了。

 

 但是今天没有。

 

 今天的勇利吃错了什么药?维克多依旧挂在勇利身上没吭声。

 

 我好像遇见了假勇利。

 

 直到他看见在一旁躺着,皱得不成样子(其实是被勇利揉的)的,他前几天买的,抱枕。

 恩,勇利的抱枕。他专门,从日本网上,买的。

 

 好了维克多一下子明白了,这已经不是吃错药的问题了——这是吃了克里斯送的药的问题了!

 

 他默默从勇利的身上下来,却被勇利反手抓住了手臂:“恩?抱枕?维克多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了?”“勇利!我没想到遇到这个鬼天气它那么快就送来了——不对!我不是——”

 

 勇利觉得他反手钳住维克多双手的样子真是太帅气了。

 

 大概是平时被维克多见多了好欺负的样子,维克多才会那么放荡吧。他握住维克多手臂的手顺着胳膊滑到手腕并加大了几分力度,脸更加凑近对方:“维克多,看着我,回答我。”——虽然因为身高他还是踮起脚来的,不过这没有压倒他的气势。

 

 维克多又好气又好笑,他觉得现在的勇利真是太诱人了,然而抱枕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他知道自己不费多大力气就可以挣脱,但是他不想。在对上勇利酒红色深邃不见底的眸子的那一刻,他就恨不得压倒对方狠狠亲上去。

 

 勇利似乎觉得维克多还是在开玩笑的态度,他愈发接近并且扣住那人的下巴:“维克多,真人就在这啊,为什么还要买——”

 

 就在他们看似吵架其实是打情骂俏的时候,门铃响了。

 

 维克多一下子挣脱了勇利跑到门口开门,并且很想抱抱他的救命恩人——直到他看见了快递员手上跟那个熟悉的长度、大小、包装的东西。

 

 好了,这下轮到勇利懵了,刚刚的气场猛地消失不见,他就想找个地洞钻下去——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这个?时候?

 

 在勇利呆滞的情况下,维克多迅速签收了包裹并且把快递员赶了出去,疯一般地开始撕包装纸,门口堆积的垃圾又高出了一叠。当他看见里面露出和他脸长得一模一样的东西的时候,情不自禁发出一声感叹:“哇哦——”

 

 维克多回头看勇利,勇利已经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蹲在地上了,就像他滑冰抽签抽到一号那样。

 

 天煞的快递,说好这几天因为天气原因晚来的呢?他在心中暗暗扎小人。

 其实维克多也是这样想的。

 

 “勇?利?”

 

  维克多听起来心情大好。

 

  勇利不得不面对因为前几天脑子一热而带来的后果——是的,在他体内潜伏已久的“维克多迷妹”细胞似乎在看见维克多抱枕的那一霎那觉醒了,然后他就果断按下了购买按钮——他还心存侥幸应该维克多看不见,后来他才醒悟了他们现在同居的事实。

 

 所以?现在是怎么回事?

 

 “你好像没资格说我呢。”

 

 “对不起,我错了……”——不对啊明明维克多也是这样的为什么只有我道歉啊?

 

 “明明真人都在这里,对吧,勇利?”——这句话好像是我说的来着?

 

 “是不是欲求不满了勇利?”——我没说过这种话啊!

 

  随后勇利感觉自己的肩膀猛地被维克多按住了,那力气重的可以感受到疼痛。

 

  “那我们接下来干点更加刺激的事情吧。”然后他就被维克多扔到了床上。

 

  只留下那两个抱枕在门口相亲相爱。

 

  -

 

  所以,这两个人明明互相都看得见摸得着甚至还同居为什么还要互相买抱枕来取暖?

  问题是还是被对方知道了?——来自听到维克多说完整件事以后一脸懵逼的尤里。

 

  果然他们是傻了。

 

  他回头看了看躺在沙发上的抱枕。

 

  自己好像也没资格嘲讽他们。

 

Fin

 

PS:尤里买的抱枕是自己的,好期待官方的抱枕啊!!


评论(9)
热度(342)
©百鸟归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