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百鸟归林

《胜生勇利喝醉了》【维勇】

 

《胜生勇利喝醉了》

 

在他们的婚礼上,勇利喝醉了,然后维克多也喝醉了,随后他们醉在了一起。  

 

>说好先写刀再来的,结果还是写了

>只是想写写这两个人同时喝醉了

>维勇结婚注意/乌托邦世界

OOC属于我 

-

 

为什么人类要发明含有酒精的饮料?

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不知道多少次打心底感叹这些包围了整个宴会大厅的酒瓶,他花了不少价钱购买的高档皮鞋沾上了一点点酒渍,这使他不停地摩擦着地上铺着的波斯地毯。他的手上还举着半杯没有喝完的香槟——他看着被人群团团围住、这次宴会的两个主角,他发誓再也不会喝不下半杯酒了。

 

他甚至开始怀疑他手上的不是酒,还是某种精神药物。

 

“哦,我的上帝。”站在克里斯旁边,穿着华美宝蓝色镶钻长礼服的米拉赞叹道,“这两个人简直把这里当做了深夜的迪斯科舞厅!”

 

“哦!他们开始脱衣服了!”米拉作出很惊讶的样子,“这已经是某个色情酒吧了……他们难道下一秒就要开始——”

 

“老太婆住口,这里还有未成年人!”前些日子刚刚过完生日,长到十六岁的冰上老虎及时阻止了米拉说出更加不得了的词汇,尤里觉得他下一秒就要爆炸了,他甚至开始比起了中指,“你们这些成年人不应该去阻止他们,来保护我这个未成年人纯净的心灵吗?”

 

米拉似乎毫不在意,开始在热情的探戈舞曲中跳起舞步:“见鬼的纯净心灵,你知道维克多在你现在的年龄有多少追求者吗?”

 

这下俄罗斯未来的新星彻底炸毛了,尤里活脱脱就像一个被别人抢了沙丁鱼罐头的猫,直直冲进了那两个人之中——结果自然不用想。

 

“你瞧。”米拉一口将杯子里面的“精神兴奋剂”(至少克里斯那么觉得)喝个精光,“尤里跳的多么快乐多么棒——如果忽视了那脸上像吃了一百个苦瓜一样的表情的话。”

 

克里斯忽然觉得自己有多么不适合在这里,看着那两个人跳的那么欢,他正在抑制一种想和他们一起跳的冲动,他觉得现在应该跳到外面冰冷的大海中好让自己冷静一下——顺带一提,他们正在游轮上,而游轮行驶在俄罗斯不知道哪里的大海上,然后在里面参加名为胜生勇利和维克多的婚宴庆典。

 

本来是婚宴庆典——直到前半小时分钟还是十分正常的:在这个设施一应俱全的游轮上,用花精心打扮的场地,柔软的红色地毯和漂亮的拱门,两个人穿过拱门穿着西服在两旁嘉宾的簇拥下,彼此交换了酒杯和吻,在全世界的祝福下在左手上戴上了银色的钻戒,随后大声宣布了派对的开始。背景音乐不断重复着他们滑过的曲目,大屏幕上显示着自从认识以来的照片,他们甚至给来宾都配备了房间——邀请的几乎只有他们最亲密的好友——还有一个极大的冰场——一切都是那么正常,那么美好,这简直就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婚礼!

 

 

大约是在半个小时前,所有的嘉宾都开始了自由活动——无非就在这场地里面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在侍应生那里拿取免费的食物,在舞池中跳跳舞,所有人都沉迷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面,注意力完全不在消失的婚礼主人公身上了。

 

克里斯是第一个发现勇利不对劲的人。

 

他看见那个打扮的光鲜亮丽,穿着一看就是维克多亲自挑选的西服的日本青年一步一步朝着他走过来,将灵活地脖子前深蓝色的领带解下,他的脸上明显有着不自然的潮红——明显不是因为害羞——黑发被发胶很好的固定在额头后面,也许因为没有戴眼镜,勇利酒红色的双眸眯起,却显得比平时格外光亮。

 

“勇利?你没事吧?”克里斯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勇利这样了,他排除了脑子里面不好的想法,走上前去拍了拍来人的肩膀。

 

“克里——斯——,来跳舞吧——”勇利刚刚开口就印证了克里斯不好的预感,他这下完全确定了——胜生勇利喝醉了。

 

他忍住了像揉一把面前人臀部的冲动,下意识寻找着在人群中显眼的银发男子的身影。因为他觉得在别人的婚宴上抱着别人的恋人跳钢管舞很是不好。

 

如果是半个小时后克里斯看见维克多抱着勇利跳舞的情景,估计他此时更愿意抱着勇利跳舞了。

 

“维克多!”他躲开了勇利不知道多少次的拥抱,一把把在和别人聊天的维克多从人群里面捞了出来,“瞧瞧勇利在干什么。”

 

克里斯指向在舞池中心发挥着自己高超舞技的勇利,对方的西装外套已经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只穿着白色衬衫,——还少扣了几个扣子,露出锻炼有加的肌肉和漂亮的身体曲线,克里斯觉得占有欲很强的维克多应该下一刻就会把勇利从舞池那里带走,然后干些只有他们想干的事情。

 

有谁会想在自己的婚宴上留下黑历史?

 

然而维克多只是哇哦了一声,就将手上的酒杯扣在了桌子上:“我只是几分钟没有管勇利,勇利就变成这样了?”

 

“如果你还记得前几年的宴会上发生了什么,你最好做些什么。”克里斯说。

 

“我记得。克里斯,我自有分寸。”维克多笑了笑回答道,并且整理了一下衣着走向了勇利。

直到胜生勇利红着脸抱住了维克多。

 

上次胜生勇利喝得那么醉已经是几年前的宴会了——就是抱着维克多大喊Be my coach那场宴会——胜生勇利也许会为此羞耻一辈子。然而现在的勇利似乎早就把这个教训抛在了脑后。

 

日后估计会勇利会更加后悔了,因为现在喝醉酒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斗舞的傻瓜有两个人了。

 

所以你见鬼的分寸在哪里?

克里斯停止了回忆并且用脚用力踩了踩地板,地板只是凄惨地发出几声嚎叫。

 

直到他看见勇利再一次爬上了不知道哪来的钢管。

 

去他的婚礼,去他的酒精。

他脱下衣服亲自加入了这场狂欢。

 

-

 

什么是地狱?

喝醉的维克多和喝醉的勇利。尤里会这样回答你。

 

喝醉的维克多会脱衣服,喝醉的勇利会拉着人跳舞,那么,同时喝醉的两个人会怎么样?答案很简单,拉人跳脱衣舞。

 

而现在,俄罗斯的未来新星尤里就在享受这样的待遇,他试图第一百次拉开缠着他的两个醉鬼。他后悔之前的脑子一热栽入舞池和勇利一起跳舞,而现在又加了一个醉酒的维克多。

 

他还记得很久之前的在那个该死的宴会上他问维克多,对于酒的看法。而那个当时像个树袋熊一样被喝醉酒的勇利抱住的俄罗斯男人只是笑着,什么也没说。就在前不久刚刚被再次喝醉酒的勇利抱着的维克多回答了这个隔了很久很久的问题。

 

“尤里奥,酒精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

这场闹剧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克里斯都忘记现在是几点了。

 

几乎所有人都加入了这场狂欢,所有人都精疲力尽。

包括现在倒在椅子上的克里斯。

 

“啊,玩的开心吗?”正当他想要回房间的时候,熟悉的声音传来,他正疑惑是谁还有力气和他说话。当看清来人,克里斯着实被吓了一跳:“我的天维克多,你酒醒了?”——在他面前正是穿戴整齐,比起刚刚疯癫的人完全是另一副模样的维克多,这个冰之皇帝似乎在几秒内就恢复了以往的衣冠楚楚。他甚至还有力气抱着力气耗尽的勇利。

 

“怎么说呢……还没有吧。”

 

克里斯眯了眯眼,注意到了滚落到脚边的酒瓶,他似乎察觉了什么,随后大叫起来:“维克多,你根本就没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那人用食指轻轻压住嘴唇:“不,克里斯,我醉了。”

 

“我喝了一杯名为胜生勇利的酒。”

 

“我也许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Fin(非常仓促的end)

克里斯:妈的维克多

尤里:妈的维克多

勇利:妈的维克多

评论(14)
热度(283)
©百鸟归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