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百鸟归林

《花祭(伽小/花吐症)》


《花祭》

 

小心得了花吐症,所有人都明白那些花瓣的主人是谁。

同时,那也是一份永远也传达不到的思念。

 

>伽小花吐症梗,是摸鱼

 

-

 

01.

 

小心超人最近很奇怪,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

 

甜心端着刚刚新鲜出炉的食物站在小心门前,随手罩住身后想要夺门而出的开心。

 

他可是正在长身体,要好好吃饭。她坚定地想着,伸手敲起对方的房门:“小心,我知道你在里面,到吃饭时间了,快点出来吃饭啦——”

 

过了好一会儿,门那头还是没有反应。

 

甜心在门口奇怪,她可以确定小心就在里面——房间那头刚刚分明发出了响声。她不清楚为什么小心最近总是拒绝与他们一起吃饭,甚至不让他们进入房间。这样封闭自己的小心甜心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见了——上一次他变成这样还是那个人刚死后的日子。

 

“小心!”甜心加大了敲门的力度,声音也往上扬了三分,“快点吃饭——”她的话未完,门嘎吱一声打开了一条缝,这阻止了她接下来想要采取的计划。

 

黑发少年从门缝里露出一个脑袋,血红色的眸子盯着她手上捧着的黑色不明物体。甜心抬起手,正想要把小心围在保护罩里面以便以后处置,后者反应比她快了一秒,在她还未展开保护罩前瞬间消失。

 

“我今天出去吃。”

这是小心离去之后给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太可恶了瞬移!被甜心禁锢在保护罩里面的三人流下了嫉妒的泪水。

 

“小心真是的!”甜心跺了跺脚,气愤地转身离开,并没有注意到身后在小心昏暗的房间里闪烁出的幽蓝色的微光。

 

02.

 

小心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向一个昏暗的小巷,有东西堵塞在咽喉中的异样让他感到极度的不适,他俯下身子,企图缓解堵塞带来的窒息感却依旧是徒劳,无可奈何地张开嘴,催促着那些不祥之物离开他的身体。在昏暗的灯光下,一片片散发着莹蓝色光芒的花瓣从小心嘴里落下,不一会儿就铺满了少年脚下的地面,变成一小片花瓣海。

 

那些花瓣本应该属于更加美丽的地方,如果不是从小心嘴里吐出来的话。

 

吐完了花瓣的身体变得更加虚弱,许久没有进食的饥饿也袭击了他的身体。小心扶着墙走到沿路的一个长凳边坐下,脚边还散落着一些散发着微光的花瓣。他摊在凳子上,恢复自己疲惫的身体。

 

他知道自己得了花吐症。

 

前不久,当他起床发现自己的嘴里落出了一片花瓣的时候,小心第一次意识到可能得了花吐症——那个一直停留在人们幻想里的神奇的病症,居然确确实实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先不考虑自己是个机器人这一特殊因素,小心得了这种病,他本人对此也觉得不可思议。

花吐症可是因为极度强烈的感情而引发的病症。

 

小心素来以给人的印象便是冷漠,这个感情波动极少的孩子居然会得花吐症,听上去也有些匪夷所思。

 

他低头看向躺在他边的花瓣,那抹耀眼的莹蓝刺的他心痛。

 

花吐症患者所吐出的花瓣拥有那抹感情寄托的宿主的特征,也只有那个人才能真正治愈这个病,如果不把心病解开,那花吐症便会一点一滴渗透患者的身体,最后走向灭亡……

 

听闻其他星球之前有鲜少的人患过此病,但最终都在病到末期之间得到了治愈——治愈的方法,多半是因为思念之人回应了患者的感情。

 

那如果。

这份思念永远也无法传达呢?

 

小心踩着花瓣站了起来,身体也差不多恢复到了平时的水平,他准备随便买些东西垫饥之后再回到宅家。他不希望家里的人因为他的病症打乱了节奏,他也不希望因为他的病连累了整个星球,因为整个星球都需要他们。

 

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那到时候,他也只能面对这个无法避免的结局。

 

03.

 

令人奇怪的是,小心的病情并没有怎么加重。

 

按常理来说,得了花吐症的患者的病情应当是随着时间不断加重,最后致死才对。可小心的花吐症反而显得“温柔”了不少,他也仅仅是每天吐几次花瓣,休息个十几分钟之后又可以活蹦乱跳了。

 

也多亏病情的稳定,小心隐瞒了这个秘密很久——直到花心在无疑间目睹了小心从嘴里吐花的整个过程。

 

花心站在那怕是看傻了,站在那足足呆了好几秒。要不是小心刚吐完正处于虚弱状态他看花心那样子说不定会笑出声。

 

“小心?”花心估计是吓呆了,以至于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你……这……?”

 

“没事。”小心抹抹嘴,一脸坦然,“吐完就好了。”

 

花心踏着花瓣走上前一步拉住小心的手:“不行!和我去找博士看看!”

 

小心被花心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楞了一下,这个自己平日里的死对头此刻无比焦急地拽着自己的手往博士那里带,甚至还不忘用磁力用玻璃瓶装了些花瓣带去给博士研究。而小心则是极不配合地任由着对方拉拽。

 

他回望房间里还散发着幽幽蓝光的花瓣,他没想到事情会暴露的那么快——虽然也是早晚的事情。他并不觉得博士对这情况会有什么办法,更何况——

 

“博士!”

 

花心用力拍开宅博士门的巨响阻止了他的思考,宅博士被花心从小睡中吵醒,眼睛还有些发红:“有什么事情吗?”

 

“小心超人他,得了花吐症。”

 

-

宅家所有人都被花心的这番动静吸引过来了。

 

“小心,得了花吐症?”

 

开心把花心的话复读了一遍,不止是他,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感到惊讶。

 

“总之,小心你先躺下我看看你的身体情况。”

 

花吐症,在星星球十分罕见,只有因为产生了剧烈的感情才会发生。宅博士忙碌了好一会儿才让小心起了身,揉了揉眉心。他不是医生,只是普普通通的机械师,就算再有天赋恐怕也难以解决这个问题:“小心的机体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看症状他的确得了花吐症没错。这花瓣我记得品种是……”

 

宅博士刚想动手翻阅资料,一直沉默的小心突然回答道:“蓝色荧光玫瑰。”

 

“啊——我记得是星星球独有的玫瑰来着。”一提到花,身为女孩子的甜心来了兴趣,“以夜间会发出莹蓝光为特征……”

 

“那博士,要怎么治愈呢?”开心抢过甜心的话问道。

 

甜心等了他一眼:“听说是要找到感情抒发的对象……然后回应……”少女讲着讲着没了声,不只是她,在场的人都忽然陷入了沉默之中。

 

感情对象。

 

所有人都知道小心思念的人,在意的人是谁,即使他再怎样的克制,再怎样的冷漠,那份思念,那份浓烈的情感,依旧在他的内心深处灼烧着——他有着解不开的心结。

 

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明白了情感波动极少的小心为什么会患上花吐症。

 

罪魁祸首——那片花瓣依旧静静地躺在实验桌上,散发着和那个人一样的莹蓝。

 

那是一份,永远也传达不到的思念。

 

04.

 

没有人知道该拿小心的花吐症怎么办,就算去请教了机械智者,老者也只是摇摇头表示有心力不足。

 

宅博士看小心的情况并没有恶化,只能让他先观察观察。

小心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要做些什么。

 

如果花吐症的来源是感情。

那如果这份感情消失了,会,怎么样呢……?

 

 

05.

 

那一夜,小心做了一个梦。

 

那个人静静地躺在一片莹蓝色玫瑰的花海中,手中怀抱着他那颗闪耀着光芒的能力体,上面清晰地印刻着他与小心度过的日日夜夜。守护者徽章别在他的左胸,向世人展现他的身份和光荣。

 

小心就这样站在他的面前,看着无数人走过他,向那名英雄献上花束。

 

不知过了多久,小心感到一阵恶心——是要吐花的迹象——他想远离,他不想那些花瓣污染那个人的身体,他也不想让那个人看见自己如此弱小的样子。然而身体就像定住一般,寸步难行。

 

“伽……”

他想喊出那个人的名字,然而花瓣比声音更先一步抢夺了他的口腔,许许多多片莹蓝色的花瓣从他嘴里倾泻而出,散落在地上与花海融为一体,仿佛这一片花海都是小心所造成的一样。

 

这花吐症,就像给那个人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花祭。

 

而他的思念之人,永远只是躺在那片花海中,一动也不动。

 

06.

 

大家发现小心的花吐症状开始渐渐好转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不知道为什么。小心的吐花次数在逐渐变少,或许哪一天,真的就会痊愈了。

 

又是一年的三月二十一日,小心去花店买了束荧光玫瑰再一次站在了伽罗的墓前。

 

多久了。

 

恍惚间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了,随着那个人离开的日子的过去,小心的病症已经好了少了。他开始变得不再过度思念他,变得可以习惯自己一个人作战,变得更加独立。

 

因为小心答应过他要好好守护星星球。

正因为如此,他更不应该被这场疾病打倒。

 

回忆起自己刚刚得花吐症的时间,正好是那个人走后不久。

 

将玫瑰放在伽罗的坟头,小心在一边坐了下来,他将头靠在墓碑旁,闭上眼,自己和伽罗作战的日子历历在目。

 

一阵熟悉地呕吐感再次涌来,小心慌忙站起身。

明明已经好几个礼拜没有吐花了,偏偏在这种时候,这个花吐症真是不选时间。他自嘲道。

 

莹蓝色的花瓣再次铺满了地面,落上那个人的墓碑。

 

07.

 

伽罗回来了。

 

这听上去像是梦境一样的事情,他真的做到了。

 

这场长达数年的花祭,终于在这一刻,结束了。

 

“伽罗!”

 

小心喊着那个人的名字——这一次他再也不会被花瓣阻碍,他再也不会因为莫名的情感再患上那种疾病。

他终于可以,再一次地看见他,触摸他。

 

那个躺在花海里的人,终于醒来了。

 

可是为什么,他的心,再也没有了那种充实感了呢?

 

08.

 

我祭奠自己的情感,为你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花祭。

 

这场花祭,终于落下了帷幕。

 

END

一个在花吐症中逐渐失去了对伽罗感情的阿小的故事!!!

再见!!!!!!

评论(14)
热度(125)
©百鸟归林 | Powered by LOFTER